6

特朗普的火车事故

华盛顿——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已经再次改组了他的竞选组织。在此过程中,他透露了比预想中更多的有关其自身和所谓管理风格的信息。鲜有总统竞选活动表现出这样明显的混乱和人员流失。

两个从未管理过总统竞选、且政治直觉相互矛盾的人正在管理特朗普的总统选举。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特朗普新的竞选经理康韦是负责挖掘共和党主流右翼民调数据多年的民调负责人(共和党右翼成为“主流”,因为其中间派别已经基本消失)。共和党初选期间,她曾为支持特朗普死敌泰德·克鲁斯的“超级委员会”效力。康韦是个聪明、强硬的党派主义者,我们大都认为她会稳定、理智地影响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如果她最终胜出——并且特朗普能够坚持一个主题——我们会看到一个更为理性的共和党候选人。

另一方面,特朗普任命史蒂芬·班农为竞选活动首席执行官预示着其竞选活动可能与稳定性和敏感度渐行渐远。在接受任命前,班农曾出任布莱巴特新闻的执行主席,他是一位极右翼超民族主义者——实际是奉行白人至上的——在线刊物主席。他是人尽皆知的好斗的虚无主义者,为了获胜堕落到任何地步都在所不惜。

班农的任命让主流共和党人瞠目结舌。在8月民调中大幅落后于希拉里·克林顿的特朗普承受着向共和党体制靠拢的越来越大的压力。除非他接受更为主流的做法,否则将无法吸引尚未决定归属的一个关键选区——白人郊区居民。

但班农对共和党体制并无好感。在班农管理时,布莱巴特新闻经常抨击共和党议长保罗·瑞安。今年夏初,布莱巴特新闻因为支持为奥巴马总统叙利亚难民项目出资的综合开支法案和将子女送到一所私立天主教学校而抨击瑞安。该刊物甚至支持瑞安在威斯康星州的主要对手,那位候选人最终被瑞安以84-16%的压倒性优势所击败。

布莱巴特新闻还谴责共和党参议院领袖麦康奈尔,发表了指责麦康奈尔对克林顿心慈手软以获得反对特郎普捐助者青睐的一份社评

康韦-班农格格不入的结果是什么?早期迹象显示康韦正在改造特朗普某些不被人接受的方面。比如从不道歉的特朗普最近曾为得罪民众表达过模模糊糊的“遗憾”。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正在逐渐放弃其强硬的反移民立场,比如他曾承诺要组建一支特殊的驱逐部队来围捕所有1100万美国非法移民。但特朗普的走向到目前仍不清楚,也不清楚他的支持者能否接受他的这种转变。

相比之下,班农显然希望“让特朗普保持本色”。他似乎支持特朗普拒绝将重心从初选期间的分裂言论过渡到更像“总统”的观点。人们推测他希望放手让特朗普追随最基础的本能,随着选举竞争日趋激烈而对克林顿大肆口吐恶言。这在康韦试图为特朗普争取的选区下场肯定非常悲惨。

没什么理由认为特朗普新的人事安排策略能够带来态度更加连贯的新的候选人。整个竞选过程,他都在风度和恶毒攻击间大幅摇摆,有时从一种策略切换到另一种策略仅仅在一天之间。

特别是特朗普任命班农的举动显示出他绝望、害怕和迷茫的心态。尽管特朗普实际有多想成为总统尚不明确,但我们知道他不喜欢输。

但他似乎并不了解总统政治的基础知识,也不了解初选阶段和决选阶段之间的区别。他仍在吹嘘他击败了所有共和党对手,但鉴于初选程序的运作方式,击败16名对手并不比一名或两名更难。

特朗普还令参加其总统选民集会的狂热支持者感到困惑。他似乎并不了解他对忠实粉丝的言论会被规模更大、同情心更少的公众听见��而这恰恰是截止8月中旬其民调支持率暴跌的原因。于是他做了垂死挣扎的候选人往往会做的事:改组工作人员。

班农更换了保罗·马纳福特,后者与班农鄙视的精英关系密切,并试图强化特朗普和他们之间的关系。马纳福特的主要失误是试图迫使特朗普改变,以及告诉主流共和党人他能够管理候选人。这样的说法肯定会激怒即使不具备特朗普这样超级自我的政治候选人。

到马纳福特被替换时,特朗普已经无视他的建议,而马纳福特也基本处于放弃状态。与此同时,马纳福特过去曾为世界各地令人生厌的独裁者担任顾问和说客的经历也开始影响他的现在。有一次他曾为前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工作,亚努科维奇是俄国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代理,并在2014年被赶下台后逃往俄国。

美国司法部现在开始调查马纳福特代表亚努科维奇在美国进行的游说活动,而这又对特朗普的竞选构成了新的威胁。虽然特朗普颇具影响力的子女开始时偏爱马纳福特,但当他开始吸引负面媒体关注(包括特朗普迄今为止与普京莫名其妙的亲密关系)时这一切都发生了改变。马纳福特或许已经离开了特朗普的竞选队伍,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他与乌克兰方面的关系将会成为媒体的兴趣点。

2016年总统大选尚未结束,因此特朗普仍然可能最终入主白宫。他对人严重缺乏判断力,这在最近几个星期表现得再明显不过,是可能威胁美国民主的另一个理由。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