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气候变化中的人类面孔

几周前,报纸上介绍了一种精巧的新玩意儿,可以从空气中抽取水分,给你一杯洁净的凉水。科技能给有钱人带来的享受真是让人惊叹。

但是上百万的非洲居民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的庄稼、牲畜和家人赖以生存的降水面临破坏。对他们来说,气候变化可能会带来更加异常和无序的风暴,但不一定能将井里、桶里和田野里灌满水。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水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东西,不论是饮用还是洗涤,灌溉庄稼还是畜养牛羊,或是用于发电。住在气候湿润地区的人可能不喜欢它,但是如果在长期经受炎阳的炙烤而看不到云朵,我们就遇到真的麻烦了。地球上有近十亿人在严重的缺水情况下艰难生活,随着气候变化和快速的城市化,这种状况只会日趋恶化。

当前,许多国家的政府汇集在波兰的波兹南,讨论如何解决全球变暖带来的重大挑战。我们需要在2009年结束前达成协议,制定更大幅度削减温室气体排放的制度。但是协议的主要制定者正是那些排放量最大的国家,因为他们才有可用来交换的东西。大多数非洲国家在气候变化的对话中没有发言权或讨价还价的能力,不论达成什么样的协议,都只能接受。然而,适应气候变化的许多最昂贵的代价却要落在他们身上。

这里可有公平可言?对全球变暖责任最小的人将受到最严重的打击,而且最没有能力影响我们所需的全球性协议,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是正确的?

过去几年发生的事情说明,不论你在这个星球的什么地方,一切都是相互关联的。欧盟、美国和中国设定的生物燃料目标在莫桑比克、哥伦比亚和柬埔寨引起了地盘的争夺。热钱从次贷市场涌入食品和其他商品市场,于是菲律宾、秘鲁和科特迪瓦的城市贫民突然之间面临可怕的饥荒。

今天,没有人能逃避气候变化。对生活会如常进行的期望正在被眼下的变化会在世界上许多地方带来巨大震动和艰难调整的担心所取代。专家预测,南非部分地区将受到更热、更干的天气侵袭,马格里布地区北部同样如此。

收成可能减半,灌溉和发电所依赖的河流可能会变成小溪。另一方面,过多的降水可能和过少的降水同样糟糕,特别是在雨季以外的时候。东非和西非的部分地区降水量预计会增加,雨水伴随着强烈的风暴落下,不仅使侵蚀、洪水和庄稼损害的风险增大,而且会增加人类感染疟疾、以及牲畜因裂谷热等疾病爆发而大量死亡的危险。

有时候关于气候变化的争论似乎非常复杂——铺天盖地的首字母缩写词、越来越多的技术调整,专家们还争论适当的碳价格和折扣率。然后,抛开复杂的表面,真相非常简单:十多年前我们就已经知道,继续排放温室气体是非常危险的,然而对此我们完全没有采取任何可靠的遏制措施。

我们逃避了自己对后人的责任,也逃避了对如今生活在世界上其他地方为数众多的、正在承受我们的短视造成的后果的人们的责任。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西方各国政府准备与中国人和印度人讨论是否以及何时让新兴经济体承担减排的责任,但是对于世界上最贫穷的人们遭受的更加严重的不公却保持缄默。人类对水的权利只是这个气候问题严重的世界上受到威胁的权利之一。

生活在一个富人可以依靠越来越精巧而花哨的科技成果的世界上,同时却忽视贫穷国家和人群的基本生存权利,我们是否心安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