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欧元的想象共同体

纽黑文—人们把欧元区崩溃的影响看得相当严重——也许有些太严重了。许多人认为,欧元区的崩溃——比如希腊放弃欧元,重新使用德拉克马——将造成政治上的失败,最终威胁到欧洲的稳定。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去年10月的联邦议会演讲中毫不掩饰地指出:

 “没有人能保证欧洲能迎来又一个和平而繁荣的50年。没有。因此,我要说:如果欧元失败,欧洲也将失败。这一幕决不能发生。我们身上承载着历史的使命,我们必须动用可以动用的一切审慎办法,捍卫欧洲的统一进程。五十多年前,在经历了千百年的仇恨和流血之后,我们的先辈终于开创了欧洲统一进程。如果我们最终失败,没有人能预见到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

自15世纪中期文艺复兴时代开始以来,欧洲经历了250多起战争。因此,为存在了50多年的欧洲统一的观念而忧心忡忡绝不是没有道理的。

在引人入胜但被人们所忽略的著作《化敌为友》(How Enemies Become Friends)中,查尔斯·库普乾(Charles A. Kupchan)研究了大量长时间冲突对立的民族国家如何成功地转变为可靠的和平伙伴的历史案例。他研究的例子包括瑞士联邦的形成(1291—1848)、在欧洲人首次踏上美洲领土前一个世纪中易洛魁部落联盟的形成、美国的建立(1776—1789)、意大利(1861)和德国(1871)的统一、挪威-瑞典外交关系的建立(1905—1935)、阿联酋的形成(1971)以及阿根廷和巴西的建交(20世纪70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