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技术合作

    二月上旬,美国国家工程学院发布了一份题为“二十一世纪工程事业的巨大挑战”的报告。该报告的目的是把注意力集中到帮助世界解决贫困和环境威胁的技术潜力上面来。这一名单包含低成本太阳能、核电站二氧化碳的安全处理、核聚变、新的教育技术以及控制氮肥对环境造成的副作用等潜在的突破。这一报告就像盖茨基金会在全球医疗方面类似的“巨大挑战”名单一样突出了新的全球优先事项,也就是为可持续发展促进先进技术。

    我们已经习惯于在货币政策、疾病控制或者核子武器扩散等领域方面思考全球合作。我们并不是那么习惯于以促进清洁能源、霍乱疫苗或者帮助非洲贫困农民抵御干旱的作物等新技术来思考全球合作问题。大体而言,我们把新技术看作是由企业为市场开发的东西,而不是解决全球性问题的机遇。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但是,鉴于我们面临巨大的全球性压力、包括收入差异悬殊以及巨大的环境破坏,我们必需为我们的问题找到新的技术解决方案。例如,除非我们大幅度改变我们生产电力、驱动汽车以及给我们的建筑物供热和降温的方式,否则就无法继续安全地扩大全球能源使用。目前不顾及二氧化碳排放而依赖于煤炭、天然气以及汽油十分危险,因为这种情况导致气候变化,造成疾病传播,破坏农作物,产生更多干旱和洪水,或许会大幅度提高海平面从而淹没沿海地区。

    美国国家工程院列举了某些可能的解决之径。我们可以利用安全核能,降低太阳能成本或者回收并安全地储存燃烧碳燃料而形成的二氧化碳。但是这些技术还没有成形,而且我们不能单纯地等待市场来实现这些技术,因为它们要求公共政策上复杂的改变来确保它们安全可靠以及可以为大众所接受。而且,现在还没有市场激励机制来促使私有企业在开发这些技术上做出足够多的投资。

    让我们考虑一下二氧化碳回收和分离的问题。这一观点就是,电厂和其他大型碳燃料用户应该回收二氧化碳并且把它输送到像老油田等永久性地下储存地点。储存每吨二氧化碳上花费30美元,所以企业就需要有激励机制才会这样去做。而且,公共政策就必须促进测试以及改进这一技术,特别是大规模使用的时候。

    应当以回收二氧化碳经济可行的方式建造新型电厂,而建造新的管道将二氧化碳运送到储存地点,设计新的监控系统来控制泄漏。同样,需要新的管理规定来确保遵守安全手续并且确保公众支持。所有这些都将要花费时间、庞大的投资以及大学、政府实验室以及私有企业中的科学家和工程师的大量协作。

    而且,这种技术只有大量使用、特别是在中国和印度使用才有用处。这就提出了另一个技术更新的挑战,也就是我们需要支持被证明行之有效的技术转移到较为穷困国家。如果富国垄断新技术,那么,在世界范围内使用技术来解决全球性问题的目标就不会实现。因此,技术开发应该从一开始就包括国际协作。

    所有这些都要求在解决问题上采取全球性的措施。我们需要制定全球性目标,然后建立科学、工程学以及政治进程来支持实现这些目标。我们需要提供新的预算激励来促进展示项目并且支持技术转移。而且我们应该以新的方式与各大公司接触,给它们足够成功的激励和市场回报,与此同时不让它们垄断本应广泛采用的成功技术。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我相信,这种在技术开发方面新型的全球公营和私营部门夥伴关系将会成为未来数年中国际决策中的一个主要目标。我们会寻找新的全球合作措施来开发清洁能源系统、药物和疫苗、改善渔业技术、抗旱和温度变化的作物变异体、低耗油的汽车以及低成本的灌溉技术。

    富国应该大量资助这些项目,而且应该与穷国和私营部门合作。成功的技术突破可以为人类带来意想不到的利益。这对于面临可持续发展挑战的科学家或工程师而言将会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