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目标对准非传染性疾病

印第安纳波利斯—放眼全球,有一个摧毁生命、束缚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同时也是最难克服的因素。如今,全世界死亡人数中有三分之二是非传染性疾病(NCD)——如心脏病、糖尿病和癌症等——引起的。除了减少寿命,NCD还给受害者、他们的家庭和他们的社区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破坏了经济生产率,推高了医疗成本。在未来二十年,因NCD造成的总损失可能超过30万亿美元

克服NCD所带来的复杂挑战需要国际社会齐心协力。幸运的是,最近在这方面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重要进步。9月,联合国通过了可持续发展目标,这套目标包括了17个大目标(objectives),将指导未来15年的全球发展日程。除了消灭贫困、环保措施等小目标(targets),还有一个降低NCD致死率的承诺——联合国官方发展日程首次将矛头直接对准了这个问题。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这是一个值得欢迎的里成本,但只是漫漫长路的第一步。与NCD相关的身体和经济负担最重的正是那些最容易受影响的国家:中低收入国家占了NCD相关死亡人数的80%。数百万刚刚摆脱贫困的人可能因为NCD而返贫。

可持续发展目标所带来的关注度和同行压力可能有助于推动进步。但实现这些小目标需要持续关注,借助政府、国际非营利组织以及(最关键的)私人部门的资源和专家。

我在卫生界的经验让我觉得,两个重要因素是克服NCD带来的挑战的关键。进步首先取决于制定可调整、可复制、可升级的有效地方方针。对付糖尿病或心脏病等问题每有万灵丹。但是,NCD影响着世界每一个角落的社区,因此我们有很多共同之处,不需要重复发现。

比如,2013年,卡洛斯·斯利姆基金会(Carlos Slim Foundation)在八家基层诊所进行了严格的基线评估,以了解糖尿病预防和治疗的情况。基于该研究所收集的数据,卡洛斯·斯利姆基金会试验了被称为CASALUD模式的方针改进监测、治疗和预防水平。CASALUD使用低成本的用户友好型设备,它们能够测量血糖水平等各种相关重要信号。参与诊所配备一套在线系统,跟踪药物存货情况,避免断药。

这一方针十分有效,因此墨西哥卫生部门正在使用CASALUD模式作为其全国减肥行动(肥胖可能加剧糖尿病和其他NCD)的基准——这是在地方经验基础上扩大规模的典范。

战胜NCD的第二个关键是致力于利用私人部门资源。这不但包括动员私人投资,也包括部署为数巨大��科技、经营和适合当地的专家,私营公司在全世界经商的过程中积累了大量这样的专家。通过与政府和国际及地方组织结成合作关系,公司可以助减轻昂贵的灾难性疾病的影响一臂之力。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我之所以知道这一点,是因为我的公司也参与了这类努力:礼来NCD合作关系(Lilly NCD Partnership)。在该项目中,我们与合作伙伴以及印度、墨西哥、南非和巴西政府合作对付NCD。比如,在巴西,我们与地方组织(如南里奥格兰德联邦大学)密切合作改进疾病预防情况——着重于帮助诊断出妊娠期糖尿病、现为2型糖尿病高危人群的母亲。

类似项目证明,通过在全世界实施有实质内容、以地方为基础的公私合作,可以取得了不起的成就。确保可持续发展目标——包括降低NCD致死率——的成功需要公司超越传统慈善范畴,找到创新性方案解决社会经济问题。如果我们认识到创新来自理解地方情况和优化私人部门的巨量资源,我们就能确保未来更好的健康情况——和更快的经济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