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资源革命

旧金山—世界正站在百年一遇的商业大机会的门口,这次机会堪比转变劳动生产率的第一次工业革命和动员了前所未有数量的资本建设城市的第二次工业革命。新革命将以生产的第三大主要因素——自然资源为核心。

这场革命不会很快到来。在几百年的浪费性生产和消费行为后——这些浪费性行为受超低商品价格的推动,在过去一个世纪中,商品价格以平均每年0.7%的速度下跌——世界急切地西药能够让生产者和消费者用更少东西做更多事情的技术。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更加紧迫的是,资源开采正日益昂贵,因为资源的生产日益向物流困难(通常政局也比较动荡)的地区转移。与此同时,中国、印度、印尼、巴西和其他新兴经济体的空气、水和土壤污染水平在快速上升。

为了实现增长目标,公司必须从根本上反思它们整合技术、在生产过程中使用自然资源的方式。在过去二十年中,公司只需要每年改进1—2%的绩效就可以实现利润增长,不少公司几乎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资本和劳动生产率上。结果,即便是最成功的管理者,也缺乏应对当今资源约束型市场的技能。

在这样的环境下,公司无法以二十世纪(甚至十九世纪)的技术为基础去竞争。在更新、更高生产率商业模式中取得领先地位价值要大得多,而这需要建立在五大关键变化的基础上:

•         用价格更低、效率更高、表现更好、数量更足的替代品取代高成本、有毒性或稀缺的原料。

•         在资源密集型行业,通过借助软件优化生产过程和产品。

•          “虚拟化”过程——即将它们从现实世界中移出。

•         循环利用,即在产品被初始使用后继续寻找价值。

•         消灭浪费。

好消息是我们正在取得进步。比如,方兴未艾的美国页岩油气行业通过革命性的资源开采技术转变了整个能源部门。如今,钻井不再仅仅是一个肮脏的过程,充斥着重型设备、有毒污泥和含硫废气。页岩油气行业的核心选手是整合了信息技术和液压致裂的专家,他们使用操纵杆和高分辨率屏幕操纵钻头钻穿地质构造。

个体公司也在其他部门引领变化。科锐(Cree)和飞利浦开发出比传统白炽灯寿命长23倍、色彩更好、更易控制、操作成本压缩85%的LED照明技术。

类似地,OPower公司利用行为科学和云基软件促使消费者每年减少2—4%的能源消费,这一变化正在开始改变电力市场。DIRTT(Doing it Right This Rime这一次做对事)通过基于软件的可视化、减少两份和优化施工过程,以传统方式一半的成本从事办公室装修业务。

这些创新无不彰显出企业改进资源生产率的潜力。事实上,使用信息技术、生物和纳米技术工具,世界能够将资源生产率增速提高两倍,在未来二十年中每年将它提高3—5%。

但这只有在强大的前瞻性领导力下才能实现,不幸的是,这一领导力正是现今商业环境所欠缺的。事实上,今天的管理者似乎无不被变化之快所震惊,他们已经落后于时代了。

比如,许多汽车制造商忽视了向电动和混合动力车的转型——尽管其销售以每年50%多的速度增长——直到关键市场传统汽车销售遇到大跌才有所醒悟。类似地,许多人震惊于太阳能成本正在日益动摇核电、煤电和气电技术,尽管这一趋势从1970年就开始了。

公司还应该将更多的注意力投向相关行业的发展上。汽车制造商必须密切关注消费电子行业,跟踪电池技术的进步。电力公司需要分析半导体行业的发展以预测电力需求在一百多年的增长后可能发生的下降。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为了赢得这场资源革命,公司必须平衡好技术、实物和人力资本投入,同时采取更明智的组织设计和人才管理方法。不管主要障碍在于改进数据和分析还是在其他部门建立新的合伙制以获得专业知识,积极创新和远大的能源目标是至关重要的。

前瞻性企业家已在撷取这场快速展开的革命的利益果实。不能适应的企业很快就将无法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