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推”出民主

新德里—7月4日,古吉拉特邦行政长官、公认的反对党印度人民党(BJP)总理候选人莫迪(Narendra Modi)成为Twitter粉丝最多的印度政客,他的Twitter拥有180万关注者。(充分披露:被他超越的长期领先者正是本人。)此事被BJP支持者在互联网上广为传唱,并触发了新一轮关于社交媒体对印度政坛影响力日增的评估。

四年前,我发第一条Twitter的时候,许多印度政客还在嘲笑社交网络。关于我的每一条评论都来自媒体,并发展为政治争论。作为当时BJP主席,奈都(Venkaiah Naidu)有先见之明地警告我:“发太多Twitter会让你出局。”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到去年9月,印度《经济时报》(Economic Times)报道,出于这一风险,大部分年轻印度政客在社交网站上并不活跃。活跃于社交网站的政客也只是发一些零星的无关痛痒的更新。

记者兼诗人南迪(Pritish Nandy)在这篇文章中接受采访评论说,就连他的Twitter的粉丝都比总理辛格多(后者当时大约只有195000粉丝)。其他受访者也清楚地表明他们无意在近期使用社交媒体。

但政治界拥抱社交媒体的速度在去年猛然加快了。除了BJP集体上Twitter之外——莫迪的网上盟友包括BJP议会领袖斯瓦拉伊(Sushma Swaraj)和一个有组织支持者团体——各党派的主流印度政客纷纷进入社交媒体。

在宣誓就任印度总统一天后,穆克吉(Pranab Mukherjee)宣布他将开一个Facebook账户,接受并回应公众提出的问题。西孟加拉班纳吉邦行政长官开了一家颇受欢迎、读者甚众的网站传统媒体每天都会在这个网站上挖掘材料。年轻的查谟和克什米尔邦行政长官阿卜杜拉(Omar Abdullah)定期上Twitter与粉丝互动,而长他好几岁的拉贾斯坦邦和喀拉拉邦行政长官格洛特(Ashok Gehlot)和钱迪(Oommen Chandy)也开了Facebook账户。

目前,超过一半的内阁部长触了网,负责统计数字的计划委员会亦然,大部分政府部门正在建立社交媒体主页。在过去九个月中,总统的Twitter账户粉丝数量翻了三倍多,达到了近660000(比南迪高50%多)。

印度政治问题时不时在社交媒体上引起激烈的争吵。财政部长在Google Hangout而不是电视上和公众谈预算,计划委员会、公路交通和高速公路部长和我也这样做。尽管印度只有12%上网(即现在的互联网渗透率),但已成为世界第三大在线市场,也是规模增长最迅速的在线市场。事实上,就在线人数而言,印度将在2020年超过美国。

尽管如此,关于互联网在印度的无孔不入和政治冲击的担忧也不无道理。IRIS知识基金会(IRIS Knowledge Foundation)和印度互联网和移动协会(Internet and Mobile Association of India ,AIMAI)的一份最新研究表明,多达160个选区(印度民选的下议院选区共543个),选举获胜优势小于Facebook用户选民数,或者10%以上人口拥有Facebook账户。研究估算,到下次选举时(2014年),将有8000万印度人使用社交媒体——这将是任何政客都无法忽视的选举战场。

作为印度首批使用社交媒体的政客,我的观点是,这一结论有些操之过急。根据这些数据,我并不认为会有印度选举光靠社交媒体就能分出胜负。

在印度的7.53亿选民中,只有极少数使用社交媒体;摊到每个选区,大概只有200万,Twitter在政治动员方面起不了什么作用。比如,与美国不同Twitter在组织群众集会和举办大型公公会议方面没什么用处。

但是,尽管社交媒体不能成为传统选战工具的替代品,它们可以有助于设置公共争论日程,因为传统媒体——覆盖选民数量最多的报纸和电视——利用社交网络挖掘关于和来自政客的消息。这一间接影响让社交媒体成为政客不可或缺的沟通工具。

随着互联网移动电话普及率的增进以及4G服务的出现,使用社交媒体将变得更加普遍,其重要性也必将增加。尽管只有12%的印度人使用电脑,但70%以上拥有移动电话,不过只有很少一部分能轻松使用手机接入社交媒体或者承担得起费用。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无论如何,没有哪个民主政客会抵制新的沟通媒介,特别是互动性工具——即使一些政客主要把它作为公关工具。莫迪的胜利并没受到铺天盖地、令人注目的攻击,说BJP开设“假”账户增加他的粉丝(而如果这是真的,也只是进一步证明了Twitter在当今印度的作用)。

Twitter(鸟叫)这个名字一开始让我敬而远之,许多印度专家也说这绝不是适合严肃政客的媒介。但谷歌和雅虎曾经也不是体面的名字;但如今都已经家喻户晓。我相信,21世纪民主中的大部分政客——包括印度政客——都将在十年内用上Twitter,而和我一样领潮流之先者唯一可以聊以自慰的乃是我们是第一批这么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