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无处不硅谷

坎布里奇—在二十世纪的最后几十年里,硅谷成为无人能望其项背的高科技创新中心。其他地区试图模仿硅谷的成功,但无一成功。法国政府在戛纳附近的索菲亚安提波利斯(Sophia Antipolis)进行了一次自上而下的建设创新枢纽的尝试,但在建成一个相对平静的科技园后便停滞不前——它的神话般的名字、和加利福尼亚相似的天气以及周边无与伦比的美食都没有让它进一步发展。

但是,进入二十一世纪,硅谷的竞争变得更加激烈了——越来越多的地方将这一化学元素嵌入了名字当中:硅巷(Silicon Alley,纽约)、硅峪(Silicon Wadi,特拉维夫)、硅路(Silicon Sentier,巴黎),等等。比如,在伦敦,21世纪第一个十年末出现的硅环路(Silicon Roundabout)几乎让英国政府喜出望外。现在,硅环路被重新命名为科技城(Tech City),这个位于老肖尔迪奇区(Shoreditch)附近的创新枢纽已经成为伦敦重要的经济引擎和人才磁石之一。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类似的情况在世界各地层出不穷。在柏林,据说每20分钟就有一家新初创企业成立。巴黎忙于在弗雷西奈厅(Halle Freyssinet)建设未来欧洲最大的创业孵化园。在特拉维夫,“创业之国”一词已经从政治口号变成了经济现实。

历史上第一次,“独角兽”(估值达到10亿美元以上的初创企业)不再是美国的专属品——几年前这仍然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全新一代全球青年——从孟买到布拉格、肯尼亚和新加坡——正在蜂拥涌向创新,以廉价融资为支撑的美国风险资本基金正在海外大肆满足其投资胃口。

这一现象背后有诸多因素。在全球化的世界中,资本流速度更快、覆盖面更广。全世界的创新者能够集合来自传统风险资本家的支持,也可以依靠Kickstarter等众筹平台。概念的传播更加迅速,得到互联网的推动、维持和强化。而将概念转化为现实的能力也不甘落后,全球供应链和3D打印等新科技缩短了实施时间。

与此同时,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大衰退破坏了传统行业,但也制造了大量创新人才和平价工作场所。随着一大群高流动性、高教育程度、高风险偏好的劳动力大军向城市枢纽靠拢,精彩的城市生活以及唾手可得的共同工作空间和各种支持机制一起帮助维持了这股创新动力。

纽约市前市长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对城市生活的吸引力做了也许是最言简意赅的概括。在2013年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上,布隆伯格戏谑道:“我相信越来越多的斯坦福毕业生会来到硅巷,不但是因为我们有美国最热门的新技术,也是因为这里的周五夜生活比桑尼维尔(Sunnyvale)的必胜客丰富得多。而你们也可以找到约会的妹子,而且不是Siri哟。”(Siri是苹果手持设备内置的数字个人助理。)

布隆伯格被广泛誉为硅巷背后的主要支持力量。在他任职期间,他出资支持了许多早期科技公司,聘用了纽约市第一位首席数字官,成立了一家新大学开发高科技人才。如今,许多城市区域都在实施类似的政策,以吸引临界量的创新型高科技人才。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最新的世界经济论坛报告强调,城市不但正在迅速成为创新的驱动力,也在成为新科技的试验场,包括可重复编程空间、自动驾驶汽车、城市农业、智能路灯等。与此同时,Uber等打车应用和Airbnb等民宿平��正在向人们表明城市如何成为科技发展最肥沃的土壤。这是许多新创业企业扎根于城市中心的另一个原因。

极有可能,这一创新大爆发才刚刚开始。随着互联网继续渗透到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正在进入计算机科学家马克·维瑟尔(Mark Weiser)所谓的“普遍计算”时代,在这个时代,科技无处不在,“已经成为日常生活的背景”。要不了多久,数字世界和真实世界就将无法区分。“无处不硅谷”的时代就在眼前——并且正在世界各大城市中成为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