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阿富汗的“大博弈”发生转移

特拉维夫­——于是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决定了要“坚持到底”。奥巴马计划在阿富汗增兵三万人,这意味着布什政府时期在伊拉克对战争的顽固呼吁现在成功了。增兵倡导派警告说,塔利班在当地的胜利将导致整个地区的极端化,并且制造多米诺骨牌效应,中亚地区会爆发伊斯兰暴动。如果美国示意撤军,和塔利班息息相关的阿尔卡伊达也将获胜。

然而杰哈德武装的胜利并不是唯一可能发生的事情。例如,阿尔卡伊达现在已经变得全球瞩目,而该组织的能力不再依靠它位于阿富汗的基地。实际上,阿尔卡伊达和海洛英交易无关,财政上显然已经式微,而海洛英交易则把塔利班变成了经济方面备受关注的庞然大物。北约的撤军是否会不可避免地导致塔利班接掌政权,这一点尚不清楚。更有可能发生的是,国家解体,族群分裂。

其实,在阿富汗如何行事和“白人责任”的老行当相关。无论这个行当是如何代价高昂,心口不一,它却从来没有消亡过。即使悲观者们预言的灾祸最有可能发生,为什么这些灾难对西方国家的威胁比它们对印度,中国,俄罗斯,伊朗(对该国来说,逊尼派的塔利班将引发意识形态上的危险挑战)这样的地区强国造成的威胁更大?上述国家中没有一个考虑要捷足军事手段解决阿富汗危机。

巴基斯坦与塔利班之间可怕的联系主要是根源于这个国家持续试图向它的死对头印度施压。因此印度在战略上必须需要一个稳定的, 世俗的阿富汗。事实上,在1980年代苏联侵略阿富汗的战争中,印度是不结盟运动中唯一一个支持苏联的国家;而当1990年代塔利班获得胜利之后,印度也在竭力支持非宗教的北方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