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孟加拉国的原教旨主义挑战

新德里—2月,孟加拉裔美国人、著名的无神论博客主阿维吉特·罗伊(Avijit Roy)在达卡大学书展回家途中与妻子一起被拉下乘坐的人力车并遭遇大刀砍杀。此次书展是为了纪念最终导致巴基斯坦军方朝达卡大学学生开火的1952年示威而举办的一年一度的活动,也是典型的孟加拉人应对暴力的方式。当孟加拉人听到“枪”这个字时,他们反纳粹头子戈林臭名昭著的“名言”而行之,去寻找他们的文化。

但罗伊的惨死(她的妻子活了下来,但也已致残)——以及一个月后另一位无神论博客主瓦申科·拉曼(Washiqur Rahman)遇刺身亡——暴露了左右孟加拉国的另一股力量,这股力量正在颠覆孟加拉国的世俗和精英话语传统。它就是沙拉菲派伊斯兰原教旨主义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孟加拉国的变化是惊人的。长久以来,罗伊和瓦申科作品中的玩世不恭的世俗主义和深邃研究一直是孟加拉语写作中的一大标志。一代人之前,他们的观点应该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即使主流未必如此,生气勃勃的孟加拉(以及印度西孟加拉西部的)知识分子文化也必然可以接受。

如今已不再如此。受国外金主的慷慨支持,近几年来沙拉菲派原教旨主义——一个偏隘的伊斯兰教流派,与几百年来在印度大量存在的更温和的苏菲派变体大相径庭——正在孟加拉国蔓延。尽管孟加拉国有着长期世俗传统——正是一传统推动孟加拉国从巴基斯坦分离——依然兴旺,但极端伊斯兰教徒的侵蚀作用——他们使用暴力让与他们思想不同的人闭嘴——不容小觑。

罗伊和瓦申科远非第一批面对伊斯兰教特色审查的知识分子。作家胡马云·阿扎德(Humayun Azad)在2004年的年度书展上遇袭,严重受损伤。(他活了下来,但在当年晚些时候死于德国。)去年,无神论博客主艾哈迈德·拉吉卜·海德(Ahmed Rajib Haider)与罗伊一样在达卡遇袭身亡。伊斯兰教徒说,当闭嘴就能万事大吉的时候,你为何还要和你的意识形态对手作理论之争?

许多孟加拉知识分子看到了不详的征兆,逃离了孟加拉国,为了自保不得不牺牲与他们丰富的文化遗产的日常联系。小说家塔斯利马·纳斯林(Taslima Nasrin)1994年因为伊斯兰极端教徒的死亡威胁而流亡,目前她生活在德里。记者兼诗人达乌德·海德(Daud Haider)躲在柏林,惶惶不可终日。

公共知识分子并非唯一的高危人群。转为无神论者的普通世俗穆斯林更容易受控判教,更严重者还会受控渎神。过去,这些指控可能会招致一两次伊斯兰教领袖裁决(fatwa),最糟糕无非是遭到社会排斥。如今,他们受到的威胁要严重得多,比如在闹市区被残忍谋杀。

对穆斯林占多数的孟加拉国来说,这场伊斯兰教的内斗已经成为国家灵魂的斗争。但这并非全新的斗争。长期以来,孟加拉国一直面临着一种观点,近,根据1947年从印度脱离、形成当时的东巴基斯坦的逻辑,它应该更加“伊斯兰”。其他反对这一观点的人坚持认为孟加拉国应该按照1971年从巴基斯坦脱离的逻辑存在。脱离巴基斯坦的革命宣告伊斯兰教不足以作为立国之际,孟加拉世俗文化和孟加拉语比对伊斯兰堡的忠心更加重要。

这一冲突还反映在孟加拉国常常出现的痛苦的政治分裂中。每个阵营在两位可怕的女领袖的领导下轮流控制过政府:现任总理、人民联盟(Awami League)的谢赫·哈西娜·瓦吉德(Sheikh Hasina Wazed)以及在她之前连任两届的孟加拉国民党(Bangladesh Nationalist Party)的比格姆·卡勒达·齐亚(Begum Khaleda Zia)。

尽管目前掌权的是世俗派,但齐亚仍拥有广泛的支持,包括伊斯兰教徒的支持。她的政党抵制了上一次选举,并煽动政治暴力,在今年已造成100多人死亡、数百人受伤。

最近的谋杀行为引起了轩然大波,群众举行示威为受害者寻求正义,要求政府更有效地保护世俗作家。哈西娜的高级顾问HT·伊玛目(HT Imam)公然抨击警方不对谋杀罗伊的凶手采取行动,要求警方高级官员“找出队伍中的害群之马,将他们绳之以法,这样才能维持那你们的形象。”

孟加拉国是一个言论自由的民主国家,但言论自由是有限制的。尽管政府被认为对自由派知识分子持同情态度,但它也急于保持法律和秩序,避免刺激极端主义者。结果,政府忙不迭地讨好伊斯兰教徒,采取了禁止“伤害宗教情绪”的立法并据此干扰和逮捕无神论者和自由派。但是,伊斯兰教徒希望政府通过与巴基斯坦一样的可判宗教异见分子死罪的渎神法。尽管政府目前坚决拒绝了这一要求,但其对世俗主义的保护可谓无力,这让人们担心它对神权压力的抵抗是否会在持续压力下崩溃。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孟加拉国政府必须坚持下去。哈西娜——1975年遇刺身亡的孟加拉国独立“之父”谢赫·穆吉布·拉曼(Sheikh Mujibur Rahman)的女儿——知道,与伊斯兰教徒妥协对她绝对不利;她从来不被他们所接受。她的政府决不能以改善治理(或为了政治生存)而对极端主义者让步。

孟加拉国在取得从巴基斯坦独立的胜利时所持有的原则绝不容妥协。如果哈西娜屈服于挥舞大刀的伊斯兰教徒,牺牲的将是乃父未知战斗至死的自由的孟加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