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冲浪的反思

墨尔本——像多数澳大利亚人一样,我总爱选择去海边度暑假。从小我就在波涛中游泳嬉戏,最后开始玩冲浪板,但不知何故没有学会站在冲浪板上冲浪。

年过半百时我终于弥补了这一缺憾——虽然这么大年纪使我很难自如掌握,但却不妨碍冲浪给我带来10多年的乐趣和成就感。这个南半球的夏天,我重回澳大利亚下海冲浪。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在今天冲浪的海滩上,我听说冲浪季开始时举行过一个送别在耄耋之年过世的当地冲浪者的仪式。曾和他一道冲浪的伙伴们划向大海,围成一个圆圈坐在冲浪板上,静静注视着他的骨灰撒在海面上。其他家人和朋友站在海边或崖顶默默地注视着这一仪式。有人告诉我他曾是最好的冲浪者之一,但当时冲浪运动还无法带来经济回报。

我不知道出生太早无法加入今天能大把赚钱的职业冲浪队伍是否是他的运气不好?又或者在他那个时代冲浪无关明星而只注重享受海浪带来的乐趣恰恰是他运气好?

我并不想在此抱怨金钱所带来的堕落影响。有钱带来的机会如果善加利用,可以产生非常积极的效果。冲浪者已经建立起冲浪者基金会等关注海洋的环境组织;还有国际冲浪救援协会,旨在帮助发展中国家最贫困的当地人享受到冲浪旅游所带来的益处。尽管如此,早年的冲浪精神(1971年陆地早晨这部影片中波浪和人类运动和谐共存的景象)与今天职业冲浪圈的核心生命力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有些运动本质上就离不开竞争。网球迷可以对出色的反手击球啧啧称赞;但如果没有比赛只看球员在场内热身很快就会令人感到乏味。足球也是这样:如果不关注输赢谁会去看一群人在场上踢球?这些运动的参与者如果没有有力的竞争对手就不可能完全发挥水平。

但冲浪却不是这样。冲浪带来的挑战需要调动各式各样的身体和心理技能;但上述挑战是这项运动有机的组成部分,而不需要去战胜对手。从这个角度讲,冲浪与网球或足球相比更接近远足、登山、滑雪等运动:置身于优美自然环境所带来的美感也是这项运动一项最重要的吸引因素;此外还有取得成就所带来的满足感;以及摆脱了跑步机或游泳池等机械重复的有生命力的运动。

冲浪比赛需要设计一整套机制来对表现进行衡量。这需要判断冲浪时所表现出的特定技巧。冲浪者比赛谁能在浪尖做出最高难的动作没有任何错误——就好像看谁能从十米高台上以最高难的动作跳水一样。

但当我们举办冲浪比赛时,就把一项成百上千万人都能轻松参与的休闲活动变成了在电视机前供人观赏的体育项目。如果竞技体育对成绩的狭隘关注限制了我们对冲浪美与和谐的体味,而因此硬要在冲浪时强行加入更多的转向恐怕就太遗憾了。

我冲浪时的乐趣在于体验海浪的力量和壮美,而不是展示自身的冲浪技巧。事实上,我最神奇的一次冲浪体验根本就没有在冲浪。当时我在澳大利亚最东端的拜伦湾,正划向海涛汹涌的地方。阳光明媚、海水湛蓝,太平洋在我眼前绵延数千里,一直毫无阻隔的延伸到智力海岸。

无垠海面上产生的能量冲击波撞向顶部浮出海面的岩石,在我的面前竖起一道绿墙。波浪裂开时,一只海豚在泡沫中跃出海面,整个身体腾空飞翔在水面上。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这是个动人心弦的时刻,但并非如此不同寻常。像我一样的冲浪者很多都知道,我们是唯一能玩网球和足球的动物,但还有很多其他动物能和我们一同冲浪。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