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种族药品的复兴

事情本不应该如此。2000年春天,Francis Collins和Craig Venter在一次白宫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人类基因组的首次测绘排序工作已经完成。得到了比尔·克林顿总统和托尼·布莱尔首相的首肯,Collins和Venter公开宣布在分子级别进行种族划分没有意义,因为人类99.9%的DNA完全一致。全世界新闻媒体都被科学对种族主义思想的有力驳斥所深深吸引,争先恐后地报导了这一消息。

但这样的结论为时尚早。尽管99.9%的人类基因完全相似,但30亿对基因的庞大基数却为任何两个个体留出了300万的差异空间(即单核苷酸多态性,也叫SNP's)。运用无比强大的最新电脑技术,科学家们将注意力集中到剩下0.1%的基因差异之中。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为什么仅仅几天之后,科学就从否认存在人类种族差异转而采取了妥协的立场?

几乎在人类基因组初稿完成的同时,IBM宣布新的超级计算机研制成功,对人类基因的运算能力提高到每秒73000亿次。人们原先认为计算能力的提高将改进基因治疗的针对性,因为它使我们能根据个体之间的差异安排从基因治疗到处方用药的所有过程。

但基因治疗走进了死胡同。宾夕法尼亚大学的试验疗法导致了病人的死亡,病人名叫Jesse Gelsinger,死亡时间:1999年下半年。而后法国进行的试验又导致若干病人患上了白血病,于是试验许可协议遭到了即刻中止的厄运。

基因疗法的失败加速了以基因图谱为基础的生物药品的研制过程。这一过程中,研究者们热衷于对国家、民族和种族生物数据库的开发和利用。突破产生于1998年12月,允许私有生物技术公司合法利用综合基因库的议案得到了冰岛议会的批准。这是世界首创的基因库,含有该国270,000人口的全部基因数据。

近一个世纪以来,冰岛保留了全部人口的医疗记录,资料中甚至包括那些已经去世的人。通过将已有和新搜集的血液组织样本合并到一起,并用详细的基因图谱和记录加以补充,这家生物技术公司相信,他们已经在人类疾病所含基因信息的研究上取得了进展。

但令人忧虑的是该数据库公认的"种族一致性"。《科学》杂志认为,冰岛"孤立的地理位置"和"导致该国多数人口死亡"的严重灾难使得现有的基因组合"高度一致"。这大大降低了寻找致病变异的难度,而上述步骤构成了新试验和疗法的基础。"

但是大门毕竟已经敞开,这是研究策略概念化并以种族为制药基础迈出的第一步,接下来的进展也不会等待太久。2001年3月,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允许NitroMed生物技术公司进行大规模临床试验,该研究被誉为"首次种族药品的尝试。"这是针对"患有心脏病的黑人男女"所进行的专门试验。

这种药品名为BilDil,用于提高较低或耗竭的一氧化氮血液浓度,预防或治疗充血性心力衰竭。这种药本来没有适用人群限制,不分种族都可以应用。但早期临床研究发现效果并不明显,因此以9票比3票遭到了食品药品管理局顾问委员会的否决。

然而,BilDil却作为种族药品突然间获得了新生。更引人注目的是,通过专门转向黑人研究,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在人类假想的种族差异方面,完全或基本没有值得关注的对照结果。

不仅如此,上述"种族药物"隐含的流行病学错误是显而易见的。正如Michael Klag及其同事10年前所说的那样,一般来讲,美国黑人群体肤色越黑,高血压的患病比率越高,即便在非洲裔美国人团体内部也莫不如此。产生这种差异的并非先天的生物或遗传因素,而是较黑肤色带来的压力测试结果:与其它种族相比,黑人相对难以获得就业、提升和房屋等社会稀缺资源。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遗憾的是,尽管个体DNA状况将很快成为药物销售依据的说法正日益成为生物技术的最新魔咒,药物销售如今仍是大规模综合业务的事实并未改变。目标市场中包含着团体和人口集合,而并非单一的个人。因此对制药行业来说,种族划分仅仅具备经济上的意义。

利用市场来对抗种族歧视向来非常困难,当前的很多政府似乎已经准备放弃这场斗争。但种族药品不久就会诞生,随之而来的还有分子生物学已经消除的倒退的种族观念,以及所有危险的假设和历史的联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