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ladimir Putin Alexei Druzhinin\TASS via Getty Images

普京在俄罗斯大选中赢得了什么

莫斯科—21世纪初,在他担任总统之初,普京是俄罗斯精英的反西方汪洋中的一座亲西方的岛屿。据我当时的观察,他渴望“让俄罗斯牢牢锚定西方”,这与俄罗斯传统安全概念截然相反。但在星期天的总统竞选中,普京巩固了其将俄罗斯建设为军事堡垒的愿景,显然,如今的他是一座民族主义的岛屿,只要他主宰克里姆林宫,就将一直如此。

这带来的危险是显而易见的。执政18年后,今天的普京在时不时加剧与西方的核冲突可能性方面比他的苏联前任们走得更远。咄咄逼人的口风让他在竞选中尽占上风,以压倒优势赢得第四个任期。

我离开投票站的时候,我的外甥女玛莎(Masha,大学一年级新生)指出,“普京是我唯一认识的领导人。”这让我感到不寒而栗。我在莫斯科读大一的时候,我也只认识勃列日涅夫,如果说这预示着什么的话,结果是相当可怕的。而普京掌权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勃列日涅夫,目前仅次于统治苏联近三十年的斯大林。

普京赢得了创纪录的76%的选票,这意味着超过5,600万俄罗斯人把票投给了他——这也是一个新纪录。而其他候选人的存在则给了他的胜利合法的外衣。他的“反对者”包括共产党的帕维尔·格鲁季宁(Pavel Grudinin)、自由民主党的弗拉基米尔·日里诺夫斯基(Vladimir Zhirinovsky)、著名记者柯西尼亚·索伯查克(Ksenia Sobchak,俄罗斯政坛的特朗普)以及从戈尔巴乔夫执政以来一直精选总统的格里高利·亚夫林斯基(Grigory Yavlinsky)。

普京此前的选举记录是2004年的5,000万张左右的选票。但在近几年中,他成功地让俄罗斯人团结在红旗周围,而让反对者被边缘化。2014年从乌克兰手中吞并克里米亚后,对政府的批评都被视为与谋逆无异。

为了维持危机氛围——即俄罗斯腹背受敌的感觉——普京开始利用各种国际丑闻。他大肆宣传针对俄罗斯干预西方选举的指控调查、国际奥委会针对俄罗斯运动员的禁赛,以及最近英国针对克里姆林宫用神经毒剂刺杀英国前俄罗斯双面间谍的指控等。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宣扬了如此多的坏消息,难怪俄罗斯人深感必须团结。近70%的选举投票率也接近克里姆林宫的目标。

普京没有碰运气。克里姆林宫耗资7.7亿卢布(1,330万美元)宣传“支持普京,支持强大的俄罗斯”等口号。选举当天,官员在选举站开设食品销售点,全场半价出售。病毒视频将普京描述为充满力量的“国家之父”。大公司和工厂被要求动员选民。在偏远地区,如南方的达吉斯坦和北方的楚科塔,投票站工作人员甚至不惜直接闯进投票现场检查人们是否真的把票投给普京。

但即使在如何投票比达吉斯坦更自由的地方——如卡尔梅克、布良斯克、克拉斯诺达尔、库尔斯克和其他工业和农业区——也有大约80%的人支持普京。这一所谓的“红带”传统上都支持打出爱国主义口号的共产党。但在2018年,普京垄断了爱国主义。

与此同时,反腐律师和反对派领导人亚历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所呼吁的抵制选举则适得其反。纳瓦尔尼指出人们应该待在家中,让普京得不到他所渴望的70%的投票率。但在纳瓦尔尼本人因为子虚乌有的刑事指控而无法参与竞选的情况下,即便是传统的反对派堡垒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也倒向了普京。

但缺乏自由派候选人无法解释为何普京在莫斯科赢得70%的选票,在圣彼得堡赢得75%的选票(投票率比全国平均水平低15%)。这些结果表明,选民变得更加顺从了。许多人现在觉得支持普京的“强国”论要比冒着叛国指控和丢掉饭碗的危险进行抗争更容易。

今年没有出现抗议投票(protest voting),这是俄罗斯的一个新现象。我前往投票站时看到的情况——我是去观察,而不是参与——让我想起了苏联时代。俄罗斯像是一个礼貌的警察国家:十个人在投票站投票,而看着他们投票的警察和选举官不下20人。普京的俄罗斯和苏联的唯一区别是现在的选民至少能够有他们除了“情爱的领袖”之外还有其他选择的印象。

据选举权利组织Golos(音频)的数据,今年选举中赤裸裸地代投票和恐吓选民的情况比前几次选举更少。但这是因为其他技术——包括职场强迫和不停宣传等老伎俩——效果甚佳。除了普京,此次选举的唯一受益者是索伯查克,她利用选战加强了自己的名气。索伯查克常把普京称作(弗拉叔叔,普京名字叫弗拉基米尔),也乐于帮助克里姆林宫将反对政治制作成嬉笑怒骂的娱乐节目。她甚至宣称投票过程比以往“更加透明”,好像她未卜先知似的。

对普京而言,这场选举让他能够在不需要顾及其他曾经十分强大的选举阵营的情况下组建新政府。比如,城市中产阶级现在已被孤立,愿意加入“强大的俄罗斯”选民群体。普京政权固然乌烟瘴气,但因为缺少有效的反对,它能够长期存在。

可以肯定的是,普京无法兑现其军事强大、未来繁荣的承诺。这两个承诺互相矛盾,因为保持军国主义需要提高退休年龄、增加税收和其他艰难的改革。说到底,俄罗斯人投票支持的是更少的社会和政治自由以及更多的经济不景气。他们选择了时光倒流,朝着他们曾经害怕的未来挺进。

http://prosyn.org/RQqcq6Q/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