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rophone crowd Mihajlo Maricic/EyeEm/Getty Images

民粹主义的根源在政治,不在经济

圣地亚哥—近三亿三千万万美国人被特朗普统治着。有两亿一千万人口的巴西新选出了一个民粹主义政府。近一亿七千万欧洲人生活在至少有一位民粹主义内阁成员的政府的统治下。还有一亿多人口的菲律宾和近八千万人口的土耳其。总而言之,至少十亿人正在被各种民粹主义者所统治。

人们常把新民粹主义归咎于一代或几代人中位工资停滞不前。在美国和英国等国家,收入分配有所恶化,顶层1%攫取了经济增长的大部分果实。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不仅造成了剧烈的痛苦;也强化了一种观念:华尔街是市井的敌人。政治变得对立也就不足为奇了。

如果这个叙事正确,那么政策结论就很简单:逐出唯银行家马首是瞻的官员,对富人课税,并更加激进地进行收入再分配。如此,民粹主义就会逐渐消失。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SjIn8MW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