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ar Marques/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只有波兰人才能拯救波兰民主

华沙——最近几周,华沙爆发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已经成为世界各地的头条新闻。波兰人正在抗议反对执政的法律和正义党(PiS)制定的立法,该法将降低最高法院大法官的退休年龄,实际逼迫所有65岁以上的法官让位,从而允许法律与正义党用驯服的法官填满司法系统。

波兰宪法规定设立独立的司法机构,并规定最高法院首任院长享有六年任期。这也就是说法官不能够通过立法来罢免——至少在宪法层面规定如此。但新法律授权波兰总统安德烈·杜达仅在2018年一年就替换最高法院93名法官中高达3/5,而且首席大法官也包括在内。

不仅如此,政府在法院增加了两个新的分庭,从而将法官数量扩大到120位。新的纪律分庭将用于威胁不听话的法官,而特别审计和公共事务分庭则用于认证选举结果有效与否。其中特别审计与公共事务分庭将有权调查过去的选举投诉,实际相当于授权政府推翻过去20年的法院判决。法律与正义党不仅完全掌握了当前的司法决策,而且还掌握了过去20年的司法判例。

随着法律与正义党加速接管司法机构,许多反对新法的人都寄希望欧盟能够干预。欧盟委员会已经启动了“侵权诉讼”,阻止波兰法律与正义党违反司法独立的行为。这可能导致欧洲法院在对事态进行充分考量之前暂不承认该法的有效性。

问题在于欧洲法院的工作进展非常缓慢,这意味着我们面对的现状可能令人回想起2014年的匈牙利,当时欧洲人权法院对匈牙利总理维克多·奥尔班在最高法院大法官安德拉斯·巴卡任期届满前就将其免职的行为作出了裁决。但这项裁决来的太晚。匈牙利政府缴纳了100,000欧元(合117,000美元)罚款,但巴卡的职务和法治体系均未能得到恢复。

同样,在横跨2016及2017年的案例中,欧洲法院最终于去年7月裁定,波兰政府授权增加在比亚沃韦耶扎原始森林的采伐活动违反了欧盟的法律。但波兰政府完全无视这项裁决,而非法采掘一直持续到2018年4月,欧洲法院终于威胁要对波兰每天罚款100,000欧元才停止。到那时,森林采伐量已经达到190,000立方米。今天的情况也不例外:如果欧洲法院想要阻止法律与正义党的司法改革,那么它采取行动应当提前几个月。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还有一个问题甚至更为严重。尽管有49%的波兰人认为波兰法治正在陷入围困,但27%的人持相反观点,还有24%的人没有明确意见。尽管近几周有数千——也许甚至高达数万——抗议者聚集在最高法院门前,但在2015年选举中,约800万人投票支持法律与正义党当选。目前的民意调查显示法律与正义党的受欢迎程度已经上升至40%左右——是此前执政的公民纲领党的超过两倍。这显示虽然波兰人可能不同意法律与正义党的司法改革,但他们并不热衷于为自由法庭——或自由民主原则而冒险。

因此,法律与正义党主席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现在可以宣称“欧洲委员会无法阻止波兰完成改革的意愿...如果我们不改革司法机构,那么其他改革将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它们迟早会遭到否定,会被我们现在的法院宣布撤回。”

卡钦斯基非常清楚其政党获得了多数公众支持,而欧洲法院极有可能无法及时采取措施。在缺乏有效国内反对意见的情况下,几乎没有什么力量能够对它进行遏制。人们期待从民粹主义者身上看到的恰恰是他们的激进和言必信、行必果的姿态。这解释了人们为什么即使并不同意,但却会接受像毁掉比亚沃韦耶扎原始森林那样的荒唐行为。而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基于民意调查的预测几乎毫无意义。

那么法院的情况究竟如何?几乎所有的法官都认为法律与正义党正在违反宪法,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杜达正在向新成立的分庭派遣法律与正义党的国会议员和司法部官员而不是真正的法官。因此方案之一是让波兰的法官举行罢工。如果波兰的法院陷入停顿,波兰人很快就会意识到法律就像空气一样:你只有在它开始耗尽时才会注意到它。

但这在波兰甚至都没有被提上讨论议程。法官不会罢工,因为他们不是政客,而且他们对斗争并不狂热。恰恰相反,迄今为止他们的某些举动反而导致局势进一步恶化。目前情况下他们正在犯下严重的错误;举例来讲,首席大法官为了脱离斗争前线刚刚去度假。而几个月前,她恰巧在一个违宪任命的宪法法院法官就职时与杜达共同出现在宣誓场合。

此外,法律与正义党正在对司法罢工看似不合时宜的现状加以利用。民粹主义者可以破坏民主机构的权威而不受惩罚;但当局自己不能。这就是为什么必须在政治上击败民粹主义的原因。指出他们违反宪法并进行抗议只有当反对派更接近选举胜利时才有作用。

法律像经济一样,长期以来一直扮演着政治的替身,这当中体现出一种观点,那就是因为别无选择必须实行自由民主和自由市场,所以政治可以与技术统治相等同。波兰和其他地方民粹主义的兴起提醒人们这种理念是多么乏味。只有波兰民主可以拯救最高法院,而反过来则行不通。

http://prosyn.org/k9t1J4w/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