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iree kindergarten BSIP/UIG via Getty Images

如何让退休体系运作良好

发自米兰——在大多数发达国家,安逸的退休体系是上个世纪的伟大社会经济创新之一,但它也正迅速成为只有少数几个国家才能负担得起的奢侈品,尤其是在欧洲。那些正在享受第二春的退休人员或许不愿听到这一点,但政府在某种程度上将公共养老金作为人们参加工作的福利待遇的时代已是一去不返了。

过度慷慨的养老金福利破坏了公共财政的稳定,损害了代际之间社会契约,并助长了对极右翼民粹主义运动的支持。纵观整个欧洲,因为养老金缺口而导致的潜在债务负担相当于GDP的90~360%。在意大利,一些退休人员领取的养老金比其当年工作付出所应得的养老金还高出2~3倍。而在整个欧盟,63岁以上人口的收入中位数几乎与在职人员的收入中位数相当。

此外,在提前退休政策下欧盟约有3000万65岁以下的养老金领取者,也就是说大约25%的欧洲退休人员根本不算老。更糟糕的是,官方退休年龄一直未能调整以适应人们更长的寿命。当德国总理奥托·冯·俾斯麦(Otto von Bismarck)于1870年推出世界上第一个公共养老金制度时,合资格领取年龄为70岁,而平均预期寿命只有45岁。而今欧洲人的平均退休年龄为65岁,平均年龄至少80岁。

https://prosyn.org/GQnMGnx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