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berlinwallGettyImages113976143 Patrick PIEL/Gamma-Rapho via Getty Images

柏林墙倒塌后民族主义的兴起

柏林—1989年11月8日夜里,柏林墙倒塌,这猛然间大大加快了欧洲共产主义的崩溃。东西德之间不再有通行限制,这给了封闭的苏联社会致命一击。同理,它也标志着开放社会崛起的高峰。

此前十年,我开始参与我所谓的政治慈善事业。我到处宣扬开放社会的概念。在这方面看,我在伦敦经济学院的导师卡尔·波普尔(Karl Popper)对我影响颇深。波普尔教导我,完美的知识不可得,号称拥有终极真理的极权主义思想只能通过压迫手段得以存续。

20世纪80年代,我支持前苏联各国的异见分子,1984年我得以在我的祖国匈牙利成立了一个基金会。它为一切非由一党国家发起的运动提供财务支持。其概念是,通过鼓励非党活动,人们能够认识到官方教条的谬误——它起到了魔法般的效果。基金会以300万美元的年预算,起到了比文化部还要强大的作用。

我开始醉心于政治慈善,随着苏联帝国的崩塌,我在一个又一个国家建立了基金会。短短几年,我的年预算从300万美元增加到3亿美元。这便是我的峥嵘岁月。开放社会地位拔群,国际合作成为占主导地位的信条。

三十年后,情况已经大不相同。国际合作遇到了严重瓶颈,民族主义成为占主导地位的信条。目前,民族主义已经比国际主义更加强大和具有破坏性。

这并非不可避免的结果。1991年苏联解体后,美国成为唯一存在的超级大国,但它没能承担起这一地位所授予的责任。美国更热衷于享受冷战胜利的果实。它没有延长帮助举步维艰的前苏联阵营国家之手。在这方面,它恪守了新自由主义华盛顿共识的教义。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此时,中国开始了卓越的经济增长之旅,而(在美国的支持下)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和国际金融机构成为其推手。最终,中国取代苏联成为美国的潜在对手。

华盛顿共识认为,金融市场有能力纠正自身的过度,如果不能,央行可以接管倒闭机构,将它们并入更大的机构。这是一个错误的信条,2007-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证明了这一点。

2008年危机终结了美国无可置疑的全球主宰地位,大大刺激了民族主义的崛起。反开放社会的潮流也再次兴起。美国的保护总是间接的,并且时常不够充分,但它的缺席让它们极易受到民族主义威胁。我过了一段时间才认识到这一点,但证据毋庸置疑。开放社会被迫在全球范围内转为守势。

我非常愿意认为低潮出现在2016年英国脱欧公决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时,但并非如此。开放社会的前景因为人工智能日新月异的发展而恶化。人工智能所产生的社会控制工具将有利于压迫体制,而对开放社会构成致命威胁。

比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要求建立所谓的社会信用体系。如果这项工程成功完成,国家将完全控制其公民。令人不安的是,中国公众认为社会信用体系很有吸引力,因为它能为他们提供此前缺少的服务,还承诺打压犯罪,并为公民提供如何避免麻烦的指引。更令人不安的是,中国可以向潜在全世界独裁者们兜售社会信用体系,让他们在政治上依赖中国。

幸运的是,习近平的中国有一个阿克琉斯之踵:它需要依赖美国提供微处理器共华为和中兴等5G公司使用。但不幸的是,特朗普表明,他将个人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5G也不例外,他和习近平都面临着国内政治难题,而在与习近平的贸易谈判中,他把华为也摆到了谈判桌上:微芯片成了他的谈判筹码。

结果很难预测,因为这取决于众多有待做出的决定。我们生活在一个革命年代,可能性范围比正常情况宽得多,结果则比正常时期还要不确定。我们所能仰仗得只有信念。

我致力于开放社会所追求得目标,不管结果如何。这就是为基金会工作和从股市赚钱的区别。

https://prosyn.org/h5GMhA5zh;
  1. op_dervis1_Mikhail SvetlovGetty Images_PutinXiJinpingshakehands Mikhail Svetlov/Getty Images

    Cronies Everywhere

    Kemal Derviş

    Three recent books demonstrate that there are as many differences between crony-capitalist systems as there are similarities. And while deep-seated corruption is usually associated with autocracies like modern-day Russia, democracies have no reason to assume that they are immune.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