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奥巴马的叙利亚症结

发自丹佛——随着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八年任期走向落幕,他所面对的未能阻止叙利亚屠杀行为的批评也日益尖锐——许多人将其称之为“最严重的错误”,但其实这些批评者们吹嘘的替代方案也存在着同样严峻的问题。

奥巴马的批评者谴责他未能在冲突爆发初期实施有力的军事干预去颠覆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而当时美国本可支持更多温和派势力去介入冲突。批评者坚称奥巴马最起码应该维护自己划定的所谓“红线”的强制力,比如在阿萨德政权使用化学武器的时候。

批评者认为由于未能及早果断介入,奥巴马逃避了​​联合国赋予他的“保护平民免遭政府战争罪行侵害的责任”。此外他还为支持阿萨德政权的外部力量——尤其是派出地面作战训练人员和军机来为阿萨德助战的俄罗斯 ——留出了干预冲突的空间。

这一批评并未说到重点。虽然奥巴马的叙利亚政策确实存在失误——并因此导致危机逐渐失控,但这一失误的源头则是越来越多地被自由主义和新保守主义学者证明在多个事件(包括在伊拉克和利比亚)中存在破坏性的干预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