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移民事实与移民故事

伦敦—在许多国家,移民仍然是政治争论的主题。理应如此:这个问题影响着全世界的经济和社会。但这一关键主题的公共观点总是被情绪而不是事实左右。结果是关于移民的风险——或其诸多好处——缺少公开有效的对话。

特别是,民粹主义领导人急切地想要操纵移民争论,用注水的数字和其他恶意夸张煽动群众恐慌。这类煽动言辞直接伤害了移民,即使是那些在新国家定居已久的人也不能幸免。在英国,6月份英国脱欧公投前后针对移民的报道仇恨犯罪同比激增42%。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但反移民情绪的影响远远不只限于国内。如果民粹主义散布恐慌导致各国采取保护主义排斥政策,对全球经济——以及全世界数百万人的生活——的影响将是灾难性的。

现在,理性的政治领袖和大众媒体应该让事实重新主导争论。它们必须宣传移民流的真正数字(包括流入和流出数字)。它们必须向公民澄清,许多被指责是移民带来的问题实际上并不是他们的错。它们必须强调移民对社会和经济的巨大贡献。

英国脱欧投票受到了扭曲的印象的推动,即英国移民过多。花边小报和民粹主义政客不遗余力地营造这一印象。而事实上,调查表明,在大部分国家,居民大大高估了移民的数量。在一些东欧国家,穆斯林移民被高估了多达70倍。

真相是生活在祖国之外的人口的比例在近几年中几乎没有增加,占当今近75亿人口的3%左右。在过去五年,3,650万人——仅占全球人口的0.5%——离开了故土

所有发展中国家的公民都想前往西方富裕社会,这是一个子虚乌有的传说。真正移民的人,生活在本来的地区的可能性要高得多。只有不到1%的非洲人迁往欧洲。与此同时,全球移民数字中包含了大量发达国家公民——包括490万英国人。

移民大量消耗国家预算的说法也不正确。在英国,移民所缴纳的税收比获得的福利更多。

事实上,许多发达国家需要移民。在65岁以上人口比例最多的十个国家中,九个在欧洲。工业化国家常常会出现低技能工人短缺——匈牙利最近承认,它需要250,000外国工人填补劳动力市场缺口——而移民也未必教育程度低下。2010年,前往经合组织的移民中有29%拥有大学学历。

除了作为工人、企业家、投资者和纳税人为东道经济体做贡献外,移民(和难民)还通过侨汇支持祖国的发展。事实上,在许多发展中国家,侨汇可占GDP的很大一部分,并且常常是最大的外汇收入来源。侨汇不但帮助购买关键进口品;还通过改善收支平衡让国家能够以更低的利率在私人资本市场上借贷。

当然,移民也带来了一些挑战。但这些挑战可以克服。在全欧洲造成恐慌的地中海难民危机原本可以像过去那样通过国际合作行动有效解决。20世纪七八十年代,国际社会一同安置了一百多万越南难民。20世纪90年代,巴尔干半岛冲突导致四百万人流离失所,欧洲站出来为他们提供了帮助。

但今天的政治环境不太有利。共和党美国总统提名人唐纳德·特朗普将为了保命而逃离的叙利亚难民称为安全威胁,尽管现任政府的监控流程十分严格,到本财年年底将只接受10,000难民。匈牙利即将在10月份举行关于欧盟难民配额的公投。

在发达国家竭力将寻求庇护者拒之门外的同时——在匈牙利,寻求庇护者的人数只有几千人——发展中国家收留了数百万难民。土耳其、约旦、巴基斯坦、黎巴嫩和南非GDP加起来之战全球的2%,但为近一半的全世界难民提供了收容所。而世界最富裕的六个国家——美国、中国、日本、德国、法国和英国——占了全球GDP的60%,但去年只接受了不到9%的难民。

这不是巧合。从2010年到2014年,欧洲国家花了10亿多欧元用于修筑隔离墙和边境。这些通过建立新藩篱实现“重新控制”的措施迫使移民落入蛇头手中,并危害贸易和合作。

目前,欧盟去年承诺收容的22,504名非欧洲难民中只有7,200人到达欧洲。数千名没人陪护的儿童——最脆弱的移民群体——尚未找到容身之所。这不但是1951年《难民公约》所有签署国的法律义务,也是人道主义价值和体面的考验——所谓的发达国家大多没有通过这场考验。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这些国家应该认识到,确保有序移民的最佳办法是为难民和移民开放合法渠道。至于融合,一些实际操作上的障碍可以通过更多的本地投资和各政府部门间更加团结的政策克服。

人们永远在迁徙,要么是出于选择,要么是受环境所迫。这一点不会改变。现在,我们应该停止抵制这一现象,并以事实为武器开始管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