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b pumping oil Getty Images

MENA政府的油价考验

华盛顿—2016年1月石油价格为期两年的暴跌期结束以来,原油价格上涨了一倍多。经验表明,高油价对于石油进口国不利,而对石油生产国有利。但在中东和北非(MENA),最近的价格反弹对进口国和生产国都是一次关键挑战。结果将决定该地区未来经济轨迹。

MENA国家——不管是能源进口国还是生产国——向来都依靠能源补贴提供社会保障、(在生产国)分配资源财富的收益。据国际基金组织(IMF),该地区总税前能源补贴在2011年达到了近2,400亿美元——相当于政府收入的22%和全球能源补贴的近一半。

但在最近几年中——特别是2014年石油价格开始下跌以来——MENA国家一直致力于减少消费者和企业的补贴能源,同时实现经济的现代化和多样化。但随着石油价格攀上新高,这些国家有可能回到挥霍的老路,债务积压的可能性再次升高。

回到老路是非常危险的,因为没人能保证石油价格会一直上涨,甚至保持在当前水平上也不一定。

 [图表]

平心而论,全球石油需求的有力增长、美国恢复对伊朗制裁,以及委内瑞拉和安哥拉减产将继续给油价带来上涨压力。但美国页岩产油商对市场变化的迅速反应可能会大大缓和对全球价格的影响,这意味着2014年三位数的油价高点不太可能重现。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此外,2016年底,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成员、俄罗斯和其他一些生产国同意减产,大大加快了始于2015年的油价反弹,但这些产量限制是否会延长尚不清楚。事实上,随着油价上涨,(特别是)欧佩克成员将不再热心遵守限产,而将提高产量,从而反过来拉低油价。

所有这些意味着石油价格的近期前景至多只能说不确定。因此,利用下跌的油价减少吞噬预算的燃料补贴的MENA政府应该谨慎动作。放弃关键但艰难的改革所到来的长期后果可能远超短期收益。

目前,上涨的全球油价将导致国内物价也跟着上涨,除非政府通过补贴遏制本地消费者的传导效应。但是,尽管这一方针或能在短期防止需求下降,但它同时也会提高公共债务水平,减少可投资于私人部门发展和整体经济转型的资源。

即使政府依靠削减其他支出支付补贴,净结果也是消极的。比如,如果它们减少向低收入家庭的转移支付,就会令最脆弱公民更加艰难。贫穷家庭的消费倾向很高,因此这些减支措施也将虚弱国内需求。这将导致竭尽全力为大量年轻人创造就业机会的国家经济增长和就业创造放缓。

简言之,政府越是想要保护消费者免受石油价格上涨的影响,它们(在某些情形中还包括分销商)损失越大。因此,MENA不应该采取这种方法,而首先应该继续致力于提升公共投资的效率,包括完全取消燃料补贴。

接着,这些政府应该用节约下来的资金扩大和强化社会安全网,从而既保护了穷人,又保证了给穷人脱贫机会所需要的经济活力。与此同时,政府应该投资于结构性改革以支持焕然一新、更有竞争力的私人部门,以及制定招徕私人投资的明智的监管措施。在一些国家,这还意味着消除阻碍采用现代数字基础设施和支付系统的障碍。

繁荣的私人部门加上强大的社会安全网将鼓励冒险和企业家精神——这两者能够成为长期增长的强大引擎。这,而不是吞噬预算的能源补贴,才是MENA国家所需要的。

http://prosyn.org/p18liU9/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