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曼彻斯特的光明未来

曼彻斯特——虽然自从18岁离开高中去上大学后我并未永久定居在那里,但我依然为我是曼彻斯特人而感到自豪。我出生在市中心附近的圣玛丽医院,在曼彻斯特南部一个令人愉悦的郊区被抚养长大,并在临近一个更强健的社区读完了普通小学和初中,之后又到伯纳戈读完了高中。在我入学伯纳戈38年后,曼彻斯特体育馆爆炸案的嫌疑人萨尔曼·阿贝迪显然也在那里入学。

伊斯兰国声称对阿贝迪犯下的暴行负责,这次暴行很有可能比21年前爱尔兰共和军摧毁市中心部分地区的恐怖爆炸更加恶劣。很多人认为那起事件在曼彻斯特的复兴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至少那一次爆炸者提前90分钟发出警告,从而避免了生命损失。相反,阿贝迪的野蛮行径至少造成22人死亡,其中许多还是儿童。

近年来,我深度参与制定了这个伟大城市的经济复苏政策。我主持了隶属大曼彻斯特理事会的一个经济顾问团体,而后又担任城市增长委员会的主任,该委员会大力宣扬“北方经济引擎”计划,该计划旨在在经济方面深度融合英国北部城市。随后,我又短暂地加入了卡梅伦政府,旨在协助北方经济引擎早期计划的实施。

我从来没有参加过曼彻斯特体育馆的音乐会,但体育馆似乎是这座城市的名胜。就像曼彻斯特机场逐渐发展为服务于北方经济引擎的交通枢纽一样,体育馆也在现场娱乐活动方面发挥了类似的作用。有关受影响人士令��悲伤的报告表明,参与者来自英格兰北部(乃至更远)的许多地区。

过去几年中,人们对曼彻斯特的经济复苏大加赞赏,包括它是北方经济引擎的地理位置核心,我相信这种赞赏将继续下去。就业水平和区域PMI商业调查显示在过去两年的大部分时间里,英格兰西北部的经济发展势头比整个国家(包括伦敦在内)更加强劲。很难断定这是否是因为北方经济引擎政策;但无论原因如何,这都是一件大好事,并且需要全力维持下去。

偶尔令我不快的是,许多人对北方经济引擎究竟是什么仍然一无所知。从本质上看,它代表了西起利物浦、东至谢菲尔德、东北至利兹以及核心为曼彻斯特的一个经济地理区域。从曼彻斯特到上述任何一个市中心距离都不到40英里( 合64公里),这还比不上伦敦地铁核心皮卡迪利街或地区干线的长度。如果生活在那些城市——以及星罗棋布于其间的城镇、村庄和其他地区——的7-8百万人可以通过基础设施建立联系,他们就可以统一发挥消费者和生产者的作用。

北方经济引擎计划因此将成为英国经济真正的结构性规则颠覆者。事实上,它将与伦敦一道成为又一个活力四射的经济区,并因此而闻名于世。正是这个简单的前提使得前任政府将我的理念作为经济政策的核心,而且解释了北方经济引擎为什么对英国和海外企业表现出如此大的吸引力。

未来令人兴奋,而且尽管落地还不到三年,却已经取得了明显的进步。事实上,因为集聚带来的广泛的经济效益,北方经济引擎魔咒可以拓展到尤其包括赫尔及东北的整个英格兰北部地区。但其实是我经常俗称为“曼—谢—利—浦”的区域最终导致北方经济引擎出类拔萃,而位于引擎核心地带的曼彻斯特无疑是早期受益者之一。

尽管如此,我常常告诫当地政策领袖、商界人士、慈善和其他人士除非紧邻曼彻斯特核心的地区受益于地区活力,否则大曼彻斯特的成功就还远远没有完成。任何目睹曼彻斯特阿尔伯特广场北部、南部、东部或西部超过一英里(更不要说像奥尔德姆和洛奇代尔等距离稍远一些的地区)的人都能看到还有许多地方需要改进,包括教育、技能培训和包容性,才能确保长期成功。

无论22岁的阿贝迪动机多么扭曲(他显然将自己与无辜的受害者一道炸上了天),他应受谴责的行为都将不会玷污曼彻斯特光明、充满希望的未来。我不敢说了解世界恐怖主义,但我切实知道那些生活在曼彻斯特及其周边和其他城市的人需要感受到成为社区的一部分并共享其中的希望。对社区有认同感的居民对其造成损害的可能性更低——并且更有可能积极焕发其新的活力。

现在的曼彻斯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北方经济引擎计划描绘的愿景。其他城市和地区模仿这一愿景都将带来好处。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