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ten126 dpa picture alliance Getty Images berlin wall dpa/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

再次捍卫自由世界

伦敦—我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听到"自由世界"的表述了,在特朗普任上,我们也从未听到美国总统被称为"自由世界领袖"。但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我的青少年时期,这些用词在国际政治的讨论中司空见惯。尽管已经很少有人使用,但它们在今天同样重要。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欧洲、北美和其他民主国家认识到,他们面临着前盟友、斯大林的苏联的军事和政治威胁。他们把自己统称为"西方"。美国外交官乔治·凯南(George F. Kennan)在1946年著名的莫斯科"长电报"中使用了这个词,他在电报中提出了一个对我们的自由和生活方式构成的根本性挑战,它来自一个现实观与开放资本主义社会制度不相容的制度。

"自由世界"是一个被用滥的术语。它有时包括了一点都不自由的国家——比如地中海沿岸一些由非选举产生的将军所管理的国家,偶尔会起到一些宣传作用:怎么会有人反对自由呢?但是这个概念是一个有用的定义,界定了主要由社会市场经济的自由民主国家所参与的国家合作。

这些国家的公民可以在和平公正的选举中替换政府。政治多数受到对少数群体意见的尊重的限制。这些社会有宪法制衡、法治,并允许——事实上是鼓励——新闻自由、调查自由、宗教自由和异议自由。此外,他们组成了联盟,而不是屈服于庞大的邻国的霸凌。

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民主国家远非完美。他们犯过错误,有时没有达到自己的标准和价值观(尽管他们通常知道什么时候发生这样的情况)。但根据他们的治理理念,法律为人民服务,而不是相反。市民们并不惧怕深夜的敲门,繁荣增长和扩散——只是并不总是如人们所希望的那样广泛。

这个有着共同原则的国家联盟的公认领袖便是美国总统。美国在战胜法西斯主义、纳粹主义和野蛮民族主义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并在此后建立了一个以国际规则为基础的秩序,所有人都将受制于这一秩序,所有人都可以在和平中茁壮成长。1989年柏林墙倒塌时,自由民主国家内部的压倒性共识是,苏联共产主义的崩溃意味着他们——自由世界的胜利。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4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All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然而,今天,自由民主国家在捍卫价值观、重建俄罗斯和中国(及其飞速发展的经济)能够真诚接受并据以与其他国家建立关系的全球秩序方面面临着巨大挑战。我们这些生活在开放社会中、并希望它们及其价值观能够存活的人,应该如何捍卫当今的自由世界?

首先,我们可以回忆一下凯南给他的华盛顿政治上司的电报中的一些内容。美国"必须向其他国家勾勒和展现一个更加积极和建设性的世界图景,"肯南说,“我们必须有勇气和自信,坚持我们自己的道路和人类社会的概念。”

如今,这是美国总统拜登政府面临的众多挑战之一。特朗普是一个令人讨厌的重商民族主义者(mercantilist nationalist),他既不相信盟友, 也不信奉普世人权。虽然他正确地强调了中国的某些恶行,但他也鄙视美国的传统朋友,基本无视俄罗斯的野蛮行径,没有提供任何自由和民主的愿景来动员国际舆论的支持。

对拜登来说,国际议程从国内开始:战胜新冠疫情,拯救美国经济,弥解种族分歧,恢复体面、尊严和对美国公众辩论的责任。他已经向世界表示,准备与中国,甚至俄罗斯合作,努力解决气候变化等全球性问题,而美国绝不是恳求者。例如,中国受到全球变暖的挑战想必比任何其他国家都要大。

拜登政府可以与其他发达国家合作,组成一个联盟,向世界贫穷地区免费提供新冠疫苗,给予可持续的反战援助,而不是像中国那样,让它们背负巨额债务,上马可疑项目。这些国家应表明,它们在国内和国际上都希望解决财富不平等问题,做到在全球贸易和人权规则面前人人平等。

此外,自由民主国家必须向那些受到中国或俄罗斯霸凌和威胁的国家提供经济和安全保护。自由要看得见,才能具备普世性。我们必须阻止个别国家被迫采取明显有损于自身利益的行动。

捍卫自由民主的最好办法就是在国内外用凯南在冷战前夕号召的"勇气和自信"践行自由民主。这也是确保我们自身的人类自由观念存活下去的最佳途径。 它必定会存活下来。

https://prosyn.org/3Q6S88H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