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印度的夺命高考

新德里—4月底,17岁的女孩克里提·特立帕提(Kriti Tripathi)在印度科塔(Kota)跳楼身亡。她刚刚通过印度理工 学院(IIT)入学考试。一周后,另一位科塔学生普利提·辛格(Preeti Singh)自缢,几天后身亡。她们都参加了科塔“补习班”,这些补习班的唯一目的是帮助高中生准备IIT入学联考。

在五页长的遗书中,特立帕提表示对于自己被迫学习工科感到沮丧,她真正的志向是成为一名美国宇航局(NASA)科学家。她还描述了自己在补习班所遇到的压力。特立帕提恳请人力资源部关闭这些强迫学生忍受不可承受的压力和抑郁的补习班。她的故事太平常了,但矛头真的应该指向补习班吗?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事实上,科塔的补习班只是一个更大的问题的症候。该市高级官员、区税务官拉维·库马尔·苏尔珀尔(Ravi Kumar Surpur)在一封回应最近的死亡事件的充满感情色彩的信中提到了这一问题。苏尔珀尔将矛头直指家长,恳请他们不要让孩子承受过度压力,替自己完成心愿。

印度家长以对孩子成绩要求严格闻名。他们知道,在正确专业取得专业学位有助于社会和经济成就,因此他们竭尽全力确保孩子能获得一个这样的学位——而在印度高等教育体系中,获得这一学位绝不容易。在这一根深蒂固的成绩文化影响下,计划对科塔补习班环境进行行政调查不可能形成纠正措施。

这种文化对年轻人造成的伤害是显而易见的。学生们被迫参加难道变态的考试——每年参加IIT联考的人数有500,000,只有大约10,000能上线——而他们往往很讨厌这些考试科目。印度学生常常把自己逼到崩溃也不肯放弃。

工科和医科仍是印度中产阶级家长的科目选择。每年印度有五十万工程师毕业,其中80%的人从事不需要工科学位的工作。但是,印度家长的观念还停留在二十世纪中叶,认为工科是现代化的敲门砖,继续强迫孩子学工科。考不上ITT最后会进入水平参差不齐的各种院校,其中许多院校的无法让毕业生具备当今劳动力市场所需要的技能。

但至少印度有足够的工学院满足需求。相反,医科的拥挤程度令人丧气——并且有些“无厘头”。

印度医学界由印度医学委员会把持,这是一个不透明的自利组织,刻意限制医学院学位供给。医学院必须获得印度医学委员会承认,而该委员会只承认381家医学院。这意味着12亿印度人每年只有638,000个医学学位——只占想读医科的印度学生的不到1%。

雪上加霜的是,其中一些学位还要为“捐赠”保留,即有钱人分不够可以花钱上学。与此同时,恰好被卡的优秀学生则必须另寻出路——或者换一个专业。

负担得起的家庭的孩子常常出国去读医科。许多不再回到印度,导致印度无法获得急需的 医学专家。一些人在格鲁吉亚或中国的严苛医学院学成归国,学位却得不到医学委员会的承认,无法行医。对于无力出国留学的人来说——即使他是非常聪明的学生,只不过恰好考不上某个印度大学——学医医科就此梦断。

但印度急需医生。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印度每1,000人只有0.7名医生。在常常作为印度医生移民目的地的美国和英国,这一比例分别为2.5和2.8。医务人员严重不足意味着每天都会发生因为缺医少药而导致的生命损失——特别是在农村地区。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印度有能力每年培养比现在多三四倍的医学毕业生。但印度放任医学委员会严格控制医学生人数,导致印度穷人无法获得充足的医疗服务,同时也进一步增加了压力已然非常巨大的学生考取医学院的压力。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巨大的人口竞争极少数专业学院学位——科塔补习班这样的机构得以兴盛。当“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成为实现教育目标的唯一途径时,复习就成为教育的一切和终极目标。为了满足家长的“进取心”,印度年轻人为了这个伪神坛而牲了自己的兴趣。过去五年,科塔有56名学生自杀,这便是应试教育危害的悲剧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