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皇冠上的印度宝石

新德里—印度司法部副部长兰吉特·库马尔(Ranjit Kumar)最近宣称印度不会寻求向英国人要回印度“送给”它的克西努尔钻石(Kohinoor,世界上最古老、最值钱的钻石之一)。这一声明震惊了印度,引起了热烈争论——事实上,太过热烈以至于政府不得不宣布仍然想要回这颗宝石。但印度政府对这一结果的保证并不令人信服。

库马尔是在最高法院前回应全印人民人权和社会正义阵线(All India Human Rights and Social Justice Front,一家非政府组织)要求政府寻求要回这颗被镶在英国皇冠上的著名钻石的上诉时说这番话的。他说,1849年,当时的锡克王国将这个钻石作为刚刚结束的盎格鲁-锡克战争的“自愿赔款”送给英国东印度公司的。此外, 1972年古董和艺术珍品法(Antiquities and Art Treasures Act of 1972)禁止印度政府寻求要回1947年印度独立前输出国外的古董,并且据库马尔所言,印度政府也没有能保证钻石回归的能力。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库马尔的声明所引起的轩然大波迫使政府发言人不得不紧急“救火”,说库马尔并不代表最终官方观点。文化部长宣布,印度仍将追求钻石索偿权。但除非库马尔被要求在最高法院前做出新的陈述,否则他的声明可视为已经放弃了印度对全世界最具传说色彩的钻石的索偿权。因此,问题在于这是否应该成为最终结果。

克西努尔最初由卡卡提亚(Kakatiya)王朝在贡土尔(今安得拉邦)发掘。卡卡提亚国王将它供奉在庙宇中,后来被德里苏丹西尔基(Alauddin Khilji)掠得,和其他战利品一起带回了他的都城。后来,克西努尔在十六世纪建立于德里的莫卧儿帝国传承。

1739年,克西努尔落到了入侵的波斯奈迪尔沙(Nadir Shah)手中,奈迪尔沙征服德里(和大量屠杀其居民)的战利品还包括无价之宝孔雀王座。据传,奈迪尔沙给钻石命名为克西努尔,意思是“光明之山”。他的一位妃子令人难忘地生动地说,“如果一位征服者向四周——北、南、东、西各扔一颗石头,在向空中扔一颗石头,然后把这五颗石头中间的空间全部用黄金填满,也抵不上克西努尔的价值。”

1747年奈迪尔沙驾崩,钻石落到了其部将、阿富汗埃米尔艾哈迈德沙杜兰尼(Ahmad Shah Durrani)手中。1809年,杜兰尼的后代被迫让出克西努尔,进贡给强大的旁遮普锡克大君兰吉特·辛格(Ranjit Singh)。但辛格的继任者无法维持他的王国。锡克人被英国人在两场战争中击败,1849年大英帝国吞并了锡克领土。克西努尔也在这时候据说被“送给”了英国人。

克西努尔作为英国击败锡克人的“自愿补偿”送给英国的说法是荒谬可笑的。首先,进行正式转交的是锡克帝国末代大君杜力普·辛格(Duleep Singh),当时只有十岁——很有可能根本没得选择。我向其他印度政客说过,如果你拿枪指着我的头,我肯定会把我的钱包给你,但这不叫送给你——也不意味着我不应该把它拿回来。

战败者向战胜者提供的补偿常常被称为赔款,完全不是自愿的。而事实上,许多前殖民地正确地指出,英国对它们进行了数百年的压迫和掠夺,应该向它们赔款。要回帝国统治顶峰时期被抢走的含有文化意义的无价珍品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诚然,由于存在多重竞争性索偿权,克西努尔钻石是一个特殊的挑战。伊朗人说,奈迪儿沙光明正大地窃取(stole)了它,而阿富汗人认为锡克人强迫他们交出了它。现在,巴基斯坦也加入了竞争,提出了不太站得住脚的主张,指出英国人之前无可置疑的所有者锡克帝国的首都就在拉合尔。(他们想要掩饰一个事实,即在经历了几十年的种族清洗后,巴基斯坦已经几乎没有锡克人了。)但是,由于到这颗钻石在其生命的绝大部分时间里都埋在印度国土地下,印度人认为他们拥有理所当然的索偿权。

但是,对英国人来说,存在互相竞争的索偿主张令它大舒一口气,这有助于英国抵挡蜂拥而至的对两个或更多世纪的对遥远殖民地的掠夺所带来的各种不公平拨乱反正的要求。英国对其他民族祖先遗产的征用——从巴特农神庙大理石到克西努尔钻石——是一个极具争议性的点,英国人担心,在其中一个物品上做出让步就会打开潘多拉魔盒。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事实上,英国首相卡梅伦在2010年访问印度时明确宣布,克西努尔必须“原封不动”,因为“如果你想一个人说了‘是’,你就会突然发现,大英博物馆将被掏空。”库马尔在克西努尔问题上其实是站在了英国一边,尽管原因不同;这让我这样的民族主义者对于要回我们的遗产的这一无价之宝深感希望大减。

英国人欠我们的。但是,英国人并没有像正确的所有者返回他们掠夺的证物,而是将克西努尔镶嵌伦敦塔的皇太后皇冠上。这鲜明地提醒我们殖民主义的本质:厚颜无耻的征服、强迫和侵占。也许这是让克西努尔留在英国的最好的理由——强调它并不属于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