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深度脱碳

纽约—看看世界在即将过去的一个月中发生了什么。澳大利亚45℃的热浪上了新闻,甚至影响了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加州极度干旱迫使州长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印尼大洪水夺走了几十人的生命,并导致数万人流离失所。北京煤炭引起的雾霾迫使人们不敢外出、高速公路关闭、航班延误。这些事件无不在警告世界:再不警醒,悔之晚矣。

我们已经进入可持续发展时代。要么与地球和平共处,要么摧毁得之不易的繁荣。选择似乎是毫无疑问的,但所谓行胜于言,人类仍走在破坏的道路上,其背后的推动力是短期贪婪和无知。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许多(尽管不是全部)全球环境危机来自以化石燃料为基础的世界能源体系。全世界80%以上的初级能源来自煤炭、石油和天然气。当这些化石燃料燃烧时,会释放二氧化碳,而二氧化碳会改变地球的气候。其中的物理学原理我们一个世纪前就已经知晓了。

不幸的是,一小撮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和柯氏工业集团(Koch Industries)是其中最臭名昭著者)花大力气混淆视听,哪怕科学界早已形成了共识。但是,为了拯救我们所熟悉的地球、保证世界粮食供应和子孙后代的福利,我们只有切换到新的低碳能源体系一途可走。

这一转变有三个部分。首先是改善能源效率,这意味着我们可以使用少得多的能源实现相同水平的福利。比如,我们可以设计利用阳光和天然空气循环的建筑,这样就可以使用少得多的商业能源用于制热、制冷和通风。

其次,我们需要转向太阳能、风能、水能、核能、地热能和其他形式的不基于化石燃料的能源。我们已经用了技术可以以安全、廉价和足够大的规模使用这些替代能源取代几乎所有我们现在所使用的煤炭和大部分的石油。只有天然气(最清洁的化石燃料)将继续充当主要能源来源直到本世纪中叶。

最后,由于我们要继续依赖化石燃料,因此我们必须捕捉发电厂产生的二氧化碳而不让它们逃逸到大气中。捕捉到的二氧化碳可以注入地下或海地,做长期的安全储藏。碳捕捉和隔离(CCS)已经实现了相当小规模的成功应用(主要用于枯竭油井的油气回收)。当(且仅当)CCS可以成功地得到大规模应用时,中国、印度和美国等依赖煤炭的国家便(才)可以继续使用它们的储量。

美国政客证明他们在设计让美国转向低碳能源使用方面的政策上十分无能。这些政策应该包括提高二氧化碳排放税、大规模低碳技术研发、推广电动汽车以及通过监管取缔纯火电厂(除非它们采用了CCS)。

但政客在所有这些政策上都没有充分的作为。气候变化的生产者花了数十亿美元影响决策者、支持化石燃料捍卫者的竞选活动、拆敢于推广清洁能源的候选人的台。总体而言,共和党获得了来自脱碳反对派的巨额金融支持,这些赞助者积极地与哪怕是最微小的迈向可再生能源的步伐做着斗争。美国国会中的很多民主党议员和站在亲化石燃料阵营。

能源业的一些巨头无视事实(更不为我们的孩子们考虑,他们将承担我们现在的荒唐行为的后果),与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勾结在一起。事实上,默多克、柯氏兄弟和他们的盟友在否认科学事实方面与大烟草公司是一丘之貉,甚至他们聘请的专家都是同一批人。

全世界面临的局面总体上是一样的。在权势游说集团捍卫现有煤炭和石油利益的地方,政客通常不敢告诉人民需要低碳能源的真相。勇敢说出气候变化真相的政客往往存在于不存在权势化石燃料游说集团的国家。

以这一规则的一个勇敢的挑战者的命运为例。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试图实施一项清洁能源政策。而他的国家是一个产煤国。陆克文在连任竞争中败给了一位背后有默多克和煤炭公司支持的候选人。后两者的支持让他以压倒性优势战胜了陆克文。默多克旗下的报纸大量灌输反对气候变化政策的反科学宣传,不仅在澳大利亚如此,在美国和其他国家也如此。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所有这些之所以事关重大,是因为深度脱碳之路是一条开放之路。但时间不等人。世界必须停止建设新的火电厂(除非采取CCS)并转向低碳电能。世界必须在2030年左右彻底淘汰使用内燃机的新造乘用车,采用电动汽车。世界还必须采取能源节约技术以更少地使用商业能源。技术已经存在,并将变得更出色、更廉价,要是能成功抵制化石燃料游说集团就更好了。

果真如此的话,全世界人民将会发现美好的新事物。他们不但为下一代挽救了地球;还享受到了阳光和清洁健康的空气。他们会问,在地球岌岌可危时,是什么让人们拖延了这么久才采取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