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民主逸义

纽约—放弃相对和平与繁荣,追求残酷战争与动荡的决定看起来不合理性。但生长于民主社会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地响应伊斯兰国等亡命集团的感召,离开家园和家庭前往万里之外参加圣战。民主是如何失去这些鲁莽灵魂的忠诚的?应该如何重新赢得可能效而仿之的人的人心?

哲学家尼采曾经写道,人宁可追求虚无,也不可一无所求。对生活的沉重的绝望、能力缺失和失去希望,这些东西的吸引力远远比不上热衷(intensity)——哪怕这种热衷是由暴力、死亡和破坏提供的。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简言之,这是一个意义(meaningfulness)的问题,这个问题的存在驱使着我们,让我们与其他人联系起来,也主宰着我们的生活。如果失去了意义——比如,如果民主理想和制度无法提供足够多的共同感和使命感——人们就会到其他地方去寻找意义的感觉,有时候,这导致他们走上邪路。

这就是今天的民主所面临的文化挑战,那些渴望保持自由和民主社会的承诺的人如果忽视这一挑战,就会付出代价。这一挑战不应该只是对全球发达民主国家生活环境的论断,它之所以是挑战,也是因为一切危机同时也是机会——在这个问题上,是重获民主核心意义的机会。

伊斯兰国等组织的感召在民主国家的年轻人中吸引力大增,这凸显出这些社会教育和经济机会日益不平等的问题,这催生了被发现自己被排除在社会精英群体之外的人的犬儒主义、逆来顺受和愤怒。中央的无望和绝望的感觉带来了边缘的极端主义。

发达民主国家的精英——比如收入分配中最顶尖的1%——无法在这样的环境中心安理得。即使是最特立独行的环球旅行家,不断地从一个市场或文化背景切换到另一个的人,也必须为他们的孩子着想。他们会吸收怎样的文化?他们从哪里产生对未来的希望的感觉?

民主卫士现在不但必须决定如何为当代青年创造就业岗位和确保物质繁荣,还必须决定在此过程中如何培养他们的灵魂。如果他们失败——如我们已经看到的——那么其他人就会趁虚而入,可能打着救世主的未来的旗号行残暴之实。

要赢得这场赌注巨大的竞争,民主社会必须着眼于战场胜利之外,关注通过思想的力量和意义的承诺赢得人心——伊斯兰国就是这么做的。认为民主用枪炮就可以抵挡这股力量,抵挡住它们资源雄厚、精于传播的意识形态攻势,这是大错特错的。这是一场意义的战争,只能通过刺激希望、行动和个体和社会凝聚力的思想取胜。

首先,我们应该组成一个由各政治流派的政治学家、人类学家、神学家、哲学家、艺术家和其他人所组成的靠开的组织,从全球各所大学和类似机构汇聚人才,由他们根据计划安排撰写面向公众、通俗意赅的报告。

该报告应该深入、诚实地解决关于当代民主活力的关键问题。民主生活的源泉是什么?如何做好地表达、表现、创立和捍卫民主?民主对于未来的最好的表述是什么?它对未来繁荣的最可信承诺是什么?自由、包容和生产率的深层次文化、知识和精神根源是什么?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我们生活在一个危险的时代。全球民主理想都在受到威胁,包括在民主国家内部,因此,我们的共同文化和意识形态基础绝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民主国家的生活的意义和活力绝不容削弱。

我们所面临的挑战需要我们最深邃的思想家和最有创造力的艺术家联合起来面对。这就是我们今天的目标;我们必须充满激情地致力于这一目标,就像民主的敌人那样充满激情地致力于它们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