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imum wage protest in New York  Erik McGregor/Pacific Pres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一个属于人民的美国民主

发自伯克利——你以前可能会听说过这样的说法:市场在飙升,财富在增长,但是大部分收益都集中到了社会顶层人士手中。技术的快速发展正在改变我们的日常生活并创造新的产业,同时也加剧了人们对失业和职业的焦虑。人们对巨型企业的垄断势力日益感到愤懑。城市吸引着富人和雄心勃勃者争相涌入,但农村的人们却感到被抛弃了。反移民情绪逐渐激化,有时甚至演化成暴力。女性挑战男性权力的抗议运动此起彼伏。政治腐败正在催生广泛的愤怒情绪,许多人都认定民主体制已经成为了金钱利益的俘虏。对政党的信任度降到了新低。而这在一片沮丧和失能之中,一些新富阶层以慈善家的面目粉墨登场,承担起了社会改革的责任。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没错,这听起来就像特朗普时代的美国。但这些状况其实在一个多世纪以前(1900年代)的美国“进步时期”(Progressive Era)就已经存在过了。

出于对镀金时代严重不平等状况的厌恶,第一批进步人士开始寻求全面改革。美国宪法在这一时期的变化包括在第十六修正案中引入联邦所得税,第十七修正案的参议员直选,第十八修正案的禁酒令(其中有些想法非常糟糕)以及赋予妇女选举权的第十九修正案。

进步人士希望公民能够更直接地统治,推翻那个强大且经常滋生腐败的,逐渐剥夺了人们权利的政企联合体。他们大力鼓吹撤回选票权,以此来消除为既得利益集团而不是公民服务的领导人和官员。他们创设了直接初选,授权公民去选择提名候选人,从而削弱了党派“机器”的力量。1902年,俄勒冈州的进步主义者在一场投票中取得压倒多数,创设出了一套动议和公投程序。从那时起大多数州都采用了这些基本的民主程序,让公民能够提出或批准某项法律以及对本州宪法的修正案。

正如斯坦福大学的詹姆斯·费希金(James Fishkin)所写的那样,“协商民主”的历史源远流长,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五世纪希腊的原始民主。在这种模式中,知情和参与的公民直接为他们的代表设定了议程(同时不受希腊人对公民身份的狭隘定义所掣肘)。

如今新一代的进步联邦主义者正利用动议程序来赋予公民管理政策的权力。虽然公民提交民意投票议题或要求立法机关回应这些议题的具体细节因地而异,但占美国人口70%以上的26个和数百个城市都在自己的治理举措工具箱中配备了这类动议程序

有时候,这些动议为民选领导人带来了持续的挑战,就像加利福尼亚州13号提案一样——该项1978年通过的提案为州房产税设置了上限。而有些动议事项又过于琐碎,比如2016年提出但未获通过的要求在色情影片中强制使用安全套动议。但它们依然构成了改革治理方式的各项重大改革的基础尤其是在加利福尼亚州。以公民为本的选区重划,公开初选,任职期限变更,多数通过预算,灾害应急基金和立法透明度都是那些有公民意识的领导者为公共利益实施动议程序的直接结果。

加州并不是孤家寡人。在过去的几年里,这一动议进程实现了亚利桑那州的选区重划,并在缅因州实现了优先选项式投票。其他许多州的选民也已经批准了对选举的公共拨款,医疗补助扩大措施的实施和维护以及大麻合法化。几个城市的选民动议也令最低工资和其他劳动者福利大幅提升。每个选举年平均都有150-200个动议案在美国各州提交投票

现在,那些前沿改革者正在设法发动一场运动,希望在一个更协调一致的全国性运动中实施动议。而这类工作的前景已经在最低工资运动获取的经验中显露了出来。从2016年年中开始,在加利福尼亚州和华盛顿特区,关于提高最低工资的议题投票获得了压倒性的支持。在2016年11月,即使特朗普已经胜选,亚利桑那州,科罗拉多州,缅因州和华盛顿州的最低工资也成功上涨了10~18个百分点。只用了2500万美元的投票工作总支出(少于乔治亚州众议院举行特别选举的花费),就为六个州的810万名劳动者加薪超过25亿美元(全面实施时将其规模扩大到200多亿美元)。

去年11月缅因州又出惊人之举,当时那里的选民推翻了州长保罗·雷巴吉(Paul LePage)对医疗补助项目规模扩大立法的五次否决,批准将其规模扩大59~41%。只花费了170万美元选举宣传费用就令8.9万名缅因州公民获得了健康保险。

这类措施还有极大拓展空间。今年已经有多项民主改革动议(包括选区重划,更严格的道德标准和更广泛的投票权)在全国范围内进入了资格审核流程,而这些议题正是构建在过去几轮选举周期中于全国范围内推行的改革基础之上。

那些进步先驱们一定会为此感到骄傲。虽然耗时长达一个多世纪,但是通过动议程序让权力掌握在公民手中,他们的努力确保了民主制度能真正生效,也创造了或许是美国历史上最有力的改革工具。让我们祈祷这些改革都能借此实现。

http://prosyn.org/9SuULGw/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