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硬退欧的政治逻辑

巴黎—6月英国做出退欧决定刚过三个月,英国退欧政治呈现出失控之势。一股革命性的——并且相当不“英国”的——潮流已经形成,而英国首相梅本月在保守党会议上的《英国本土论》(Little Englander)演讲表明,英国正在迈向“硬退欧”。

这一结果将与英国公众观点相悖,英国公众对于完全脱离欧盟的态度并不热烈。据7月BBC/ComRes民调,66%的受访者认为“保证能够进入单一市场”比限制迁徙自由更加重要。在同一个月的ICM民调中,只有10%的受访者说应该优先停止自由迁徙,在考虑进入单一市场的问题,而由30%受访者认为两者同样重要,38%的受访者认为保证能够充分进入单一市场才是重点。

这些结果并不足为奇,只有听信西方正面临针对精英的大规模仇外抗议的说法的人才会感到奇怪。“退欧”阵营显然包括了许多硬退欧派,他们的主要动机是结束自由迁徙,但同时也包括一些相信前伦敦市长、现任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所承诺的(他现在仍然做着这个承诺)英国将获得自己的蛋糕并吃下去的人。

事实上,尽管退欧派争取到大多数愤怒的工人阶级白人选民,但对贸易持友好态度的中产阶级退欧派加上“留欧”派显然占了6月公投中的绝大多数。在常规环境下,你会认为政府政策反映了大部分人的偏好,以“软退欧”为目标。实际上相反,出现了经典的革命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