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硬退欧的政治逻辑

巴黎—6月英国做出退欧决定刚过三个月,英国退欧政治呈现出失控之势。一股革命性的——并且相当不“英国”的——潮流已经形成,而英国首相梅本月在保守党会议上的《英国本土论》(Little Englander)演讲表明,英国正在迈向“硬退欧”。

这一结果将与英国公众观点相悖,英国公众对于完全脱离欧盟的态度并不热烈。据7月BBC/ComRes民调,66%的受访者认为“保证能够进入单一市场”比限制迁徙自由更加重要。在同一个月的ICM民调中,只有10%的受访者说应该优先停止自由迁徙,在考虑进入单一市场的问题,而由30%受访者认为两者同样重要,38%的受访者认为保证能够充分进入单一市场才是重点。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这些结果并不足为奇,只有听信西方正面临针对精英的大规模仇外抗议的说法的人才会感到奇怪。“退欧”阵营显然包括了许多硬退欧派,他们的主要动机是结束自由迁徙,但同时也包括一些相信前伦敦市长、现任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所承诺的(他现在仍然做着这个承诺)英国将获得自己的蛋糕并吃下去的人。

事实上,尽管退欧派争取到大多数愤怒的工人阶级白人选民,但对贸易持友好态度的中产阶级退欧派加上“留欧”派显然占了6月公投中的绝大多数。在常规环境下,你会认为政府政策反映了大部分人的偏好,以“软退欧”为目标。实际上相反,出现了经典的革命模式。

按照退欧派的说法,人民发出了声音,而政府有责任实行“真”退欧。但政府必须克服干扰,如高级公务员以及下议院占多数的留欧派,他们支持仅在名义上退欧——这是“假”退欧,可能无法带来任何现实好处。

根据这一革命叙事,欧洲政治传统中最糟糕的要素挤掉了英国务实主义。大部分英国选民想要的东西被认为无关紧要。在硬退欧中,脱欧派可以避免在于欧盟的谈判中被选民视为乞求者——而退欧派难免沦为这一角色,不管梅多么频繁地否定这一点。

欧盟将在谈判中占据上风,这有两个很简单的原因。首先,英国在经济上的损失更大。其他欧盟国家对英国总出口是英国对其他欧盟国家总出口的两倍,但英国对欧盟出口占GDP之比是后者的三倍。类似地,英国存在服务业盈余,而这对欧盟其他国家的重要性远远不及对英国。

其次,正如欧盟-加拿大全面经济和贸易协定,欧盟和英国所谈判的一切安排都必须经所有欧盟成员国一致接受。因此,谈判实际上不是在英国和欧盟之间进行,而是欧盟成员国之间进行。英国在所有谈判中都没有话语权,只能接受或拒绝欧盟所提供的条件。即使英国寻求重新制定安排,如寻求欧洲经济区或欧盟关税联盟成员资格,这一点仍然成立;而如果英国寻求“定制”协议,就更是如此,梅已经表态她将采取后一种方案。

如果英国选民认识到英国在谈判中的弱势地位,以“赢回控制权”的承诺赢得公投的退欧派将面临政治灾难。摆脱实质性谈判是避免这一令人尴尬的揭面的最简单的方法。

因此,从政治上讲,硬退欧实际上是政府的软选择。但从经济上讲,硬退欧将带来高昂的代价,而英国将为此还债多年。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唯一的慰藉是退欧的革命势头也许是不可持续的。退欧阵营给英国公务员贴上“人民公敌”标签——这是革命早期阶段的典型用语——后不久,支持退欧的外贸大臣连姆·福克斯(Liam Fox)嘲笑英国出口商“太懒太胖”,无法在他的自由贸易新英国中取得成功。

如此出言不逊乃是绝望的表征。它让人想起勃列日涅夫治下江河日下的苏联,马克思主义卫道士坚持共产主义没有错,只是人类还不够成熟,配不上共产主义。如果形���继续按照这个节奏发展下去,我们在英国政客身上所看到的革命热情将在“硬退欧”完成之前反噬其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