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boskin67_sarayut Thaneerat Getty Images_businessmangraphgrowth sarayut thaneerat/Getty Images

经济发展才是解药

发自斯坦福—12月通常是回顾过去和展望未来的时候。在2019年,我们目睹了政治极端主义(无论是左翼还是右翼)的上升和两极分化,各国政府的日益动荡以及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之间不断升温的紧张关系。上述趋势都将在2020年延续下去。在目光所及的几乎每个地方,人们对政府的诉求与政府可提供服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各不相同,但其中一个重要的根本性因素可以解释许多不满:经济增长缓慢。

不平等加剧问题(数据表明确实存在但有所夸大)业已成为公众讨论的焦点,但关键问题是在于那些落后于时代者的生活水平未能得到足够快的改善。在美国,为解决这个问题而提出的政策包括更高的边际所得税率,高额财富税以及大量的新权益和补贴发放,而这都意味着更大的赤字以及政府对经济的更大控制。不幸的是这种政策组合最终可能减少而非提升生活水平。如果想扩大经济规模,允许人员和企业在市场中自由互动是一个比依赖政府计划者或官僚机构更好的选择。而政府的角色应仅限于制定和执行公平的游戏规则。

美国的人均税后收入要比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社会民主制国家高出50%,而后者通过对中产阶级征收高额消费税来为其福利国家体制提供资金。然而不愿接受这一现实的左派评论员声称不平等本身就是增长缓慢的原因。他们指出富人倾向于将大部分收入积存起来,并以此认定更多的向下再分配将推动消费,从而促进增长。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s://prosyn.org/f2psopTzh;

Edit Newsletter Preferen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