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nurse takes care of incubators at the premature baby ward of the pediatric hospital in Bangui FLORENT VERGNES/AFP/Getty Images

将性别平等带入全球公共卫生领域

发自纽约——过去几十年来,国际社会一直致力于实现广泛的社会和环境目标,其中许多都已被载入联合国的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纲要之中。

我们一直都在为这些目标以及纲要建立之前的类似目标努力奔走呼吁,因为我们认为这样的集体性项目将有助于创造一个我们希望留给为子孙后代的世界。但我们也意识到,有太多太多为实现全球承诺所做的努力都缺乏成功所需的清晰报告机制。如果我们确实希望将崇高的声明转化为有利于人类和地球的真正进步,就必须在此做出改变。

以公共健康这个影响所有人的事务为例。这一领域的全球议程确定了影响公共和私人参与者促进健康,预防疾病和安排护理的规范和标准。它包括了一系列研究举措和全球公共产品,比如疫苗以及疫情爆发的应急准备计划。它将人们聚集在一起致力于提供全民健康覆盖并确保每个人都拥有健康生活的权利。

在可持续发展目标框架中,性别与健康这两个原本各自独立的问题相互交织,因为性别本身就是健康结果的主要推动力。性别可以影响是否吸烟,定期锻炼,以及能否获取营养食品。考虑到全世界75%以上的卫生工作者都是女性,它通常还会决定在您生病时由谁来照顾您。

几十年来,全球卫生界对于不平等的权力关系——特别是在性别上——在决定健康成效方面所扮演的关键角色一直都是嘴上说说而已。在这一点上人们可能会期望在医疗卫生行业看到高度的性别平等状况。但是一个名为全球卫生50/50的倡导和问责组织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却展现了另外一种情况。

这份审查了全球医疗卫生行业下属140个组织的报告让阅读者感到不安。许多这些组织在解决性别差异问题上都陷入了极为尴尬的境地。其中1/2的组织在自身战略中并未包含对性别平等的具体承诺;虽然有1/3确实关注了妇女和女孩的健康,却并未提及任何性别风险。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而男性和男孩的境况则更糟,无论哪个国家,他们都可能比女性同龄人活得更短也更不健康。根据全球卫生50/50组织的报告,只有1/3的组织针对全体人口的健康需求进行了性别区分,也没有任何组织专门针对男性和男孩。

此外,尽管绝大多数的卫生工作者都是女性,但接受调查的组织中只有43%具备支持妇女从事公共卫生工作的具体措施。不出意料,大多数这些组织都是由男性经营的。在整体样本中有80%的董事会主席和69%的首席​​执行官都由男性担任。

对我们来说,报告中更令人失望的一个发现是,2/3的组织不按性别来分解数据。如果没有包含性别差异性的数据,透明度以及恰当报告,性别平等工作就无法取得进展。

尽管如此,报告的调查结果并不全是消极的。瑞典国际开发合作署,总部设在孟加拉国的BRAC组织,拯救儿童国际组织和全球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基金等都是在这方面表现良好的十几个组织之一。它们共同点就是拥有愿意那些采取主动措施确保在性别方面取得进展的坚定领导者。

成功的组织都采取了明确的政策和路线图来推动组织变革。它们建立了问责制度,包括确保将性别区分对待能力纳入职位描述和职员绩效评估的措施。它们同时创造了灵活的工作环境,提供包括育儿假和其他面向家庭的政策。

展望未来,我们希望看到所有全球卫生组织都采取具体措施来解决全球卫生50/50报告中所指出的缺陷。否则我们会建议在明年的报告中对那些在这方面存在问题的组织进行排名,以明确哪些组织仍在这方面拖了腿

妇女曾经要为投票权而抗争,我们现在正在争取带薪育儿假和同工同酬。但我们必须再进一步,推动在全球公共卫生领域的问责制和性别平等。

Help make our reporting on global health and development issues stronger by answering a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http://prosyn.org/K7Gjkv7/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