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人人平等?

发自伦敦——上个月,我受邀在约克创意节上发言,这是一个主要讨论非传统进步性政策目标的年度论坛。我谈到了自己在资产价格稳定方面的工作。Grant Thornton咨询公司的安迪·伍德(Andy Wood)谈到了商业中的包容性问题,地方和经济战略研究中心的尼尔·麦克因莱(Neil McInroy)讨论了地方应当如何组织,Mondragon公司的安德·艾特萨贝利亚(Ander Etxeberria)跟我们讲述了他们在巴斯克地区的员工所有制合作社。但是,最重要的是,平等信托基金会的旺达·维波斯卡(Wanda Wyporska)就“人人平等”这一原则发表了精彩的发言。

当今的左派或右派很少会积极倡导人人不平等。相反,区别在于保守派会鼓吹机会平等而革新派则会倡导结果平等。这是一个重要的区别。但无论你如何去定义平等,更大的问题都在于如何最好地实现它。

在二战后世界采用了布雷顿森林体系,各国都对美元的保持固定汇率,资本在国际层面上基本是不怎么流动的。当一群英国游客即将前往法国,意大利或西班牙时,他们购买法郎,里拉或比塞塔的金额都是受限的;普遍实行的资本管制制度限制了国际间投资。

在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后,世界开启了一场全球化的大胆冒险。其结果是全球不平等状况大幅收窄,因为资本不断流入那些工资水平仅相当于西方民主国家几分之一的地方。经济理论推断说当两个国家相互贸易时两者都会变得更好。但它并没有告诉我们这两个国家的每个居民都会变得更好。相反它预测全球化将产生赢家和输家,而数十年以来的经验也证实了这一点。

对于8亿低技能中国工人来说,国际资本市场的自由化显然非常有利。对于那些主要通过将物质和智力资本出租给出价最高者来获得收入的西方人来说,这一点也极为有利。但对于那些只能将自身非熟练劳动力出售给市场换取主要收入来源的西方人而言,全球化时代等同于数十年的工资水平停滞

虽然民族国家不是一个完美的制度,但它为西方各个社会民主党派提供了改善同胞生活条件的工具。西方民主国家并不总是为其公民提供养老金和医疗保健。那些关于工作条件,禁止童工,提供免费教育和给予所有成年男女普选权的法律都不是凭空出现的。它们是200年来改革运动和(通常为暴力性)政治冲突的结晶。

Subscribe now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full access to the Big Picture, unlimited archive access, and our annual Year Ahead magazine.

Learn More

在没有对工人提供平等性保护的情况下,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的资本管制自由化引发了意料之中的结果。长期以来一直保护西方国家工人权利的工会丧失了议价能力,也没法在国内谈判要求更加人道的工作条件以及更高工资。

当西方民主国家的舆论制造者推动资本的国际自由流动时,可以说他们通过提高发展中国家工人工资的方式来推进全球平等事业。但当然,当智力和物质资本流向劳动力保护水平较低的低工资国家时,西方精英也会从更高的工资和更高的收益中获益。当他们将全球化吹捧为一个全球平等机制时,他们通常不太会顾及那些低技能中国工人的福利,而是更在意自身的利益。如果西方人能受益于中国制造的廉价手机和消费电子产品以及韩国汽车,那自然是多多益善了。

但尽管全球化缩小了富国与穷国之间的差距,但由于收入中位数的增长停滞不前,西方民主国家内部穷人和富人间的贫富差距已然扩大。经济学家对产生这种差距的原因众说纷纭。部分原因可能是由于新技术越来越多地取代了那些执行重复性任务的劳动者。但麻省理工学院教授戴维·H·奥托(David H. Autor)等人的研究则发现收入差距扩大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来自中国的激烈竞争。

这一发现令那些试图促进人人平等的人陷入了两难境地。我们这个世界不是一个民主国家,在可预见的未来也不太可能成为一个民主国家。如果西方民主国家的政治家们继续推行那套侵蚀民族国家边界的政策,他们必将被那些与发展中国家的低技术工人直接竞争的工薪阶层和中产阶级选民扫地出门。人人平等是一个令人钦佩的目标。但是在努力实现这一目标的过程中,我们绝不能丢掉两个世纪以来社会进步运动所争取到的国内平等成果。

http://prosyn.org/PRXHDTJ/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