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塑造第四次工业革命

日内瓦—在当今世界所面临的诸多挑战中,也许最艰巨的要数如何塑造始于世纪之交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新科技和方法正在以从根本上改变人类的方式融合物理、数字和生物世界。这一改变能带来多大程度的积极效应取决于我们如何处理在此过程中所出现的风险和机会。

第四次工业革命建立在第三次工业革命即数字革命的基础上。数字革命包括计算机的普及和记录存储的自动化;但新一轮变化潮在一些关键方面不同于前几次。首先,创新的发展和传播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快。其次,边际生产成本的下降和汇聚和集中各行业活动的平台的崛起增加了规模报酬。第三,这场全球革命将影响所有国家并有所有国家塑造,在多个领域形成系统层次的影响。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第四次工业革命可能让个体和社区获得强大的力量,因为它开创了经济、社会和个人发展的新机会。但它也可能导致一些群体的边缘化,加剧不平等性,制造新的安全风险以及破坏人际关系。

想要抓住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机会并避免陷阱,我们必须仔细思考它所带来的问题。我们必须反思我们的经济和社会发展观念、价值创造观念、隐私和所有权观念甚至个体身份观念。我们必须从个体和集体角度解决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等方面的尖端研究所带来的道德和伦理问题。新科技将大大延长寿命,实现定制婴儿和记忆提取。我们还必须采取新方法来会面和培养关系。

切不可低估挑战规模。第四次工业革命产生的人类智能增进形式可能会让我们质疑人类存在的性质——并且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比你想象的都要早。

想象一下移动技术给我们的生活和关系所造成的影响。随着可穿戴技术从新奇的概念变成了必需品——然后,可穿戴技术将变成植入技术——我们会被剥夺暂停、思考和参与有意义、有内涵的对话的机会吗?我们的内心以及我们与周边人群的关系会怎样变化?这些都是很重要的问题,关于它们的争论在未来几年可能愈演愈烈。

当然,科技并非人类毫无控制能力的外生力量。我们并不只有接受和拒绝这一二元选择。相反,我们作为公民、消费者和投资者的日常决定指引着科技进步。我们对这些决定思考越多,自省和考察我们所依赖的社会模式越多,我们将这场革命塑造为推动共同目标、捍卫共同价值的革命的机会就越大。

在此过程中,新型合作和治理,以及积极的共同叙事(shared narrative)是至关重要的。在这方面,我们需要采取三项关键措施。

首先,我们必须继续提升我们对重要问题的认识和理解。决策无法孤立地做出。我们需要包容性方法,集中来自公共和私人部门的全球最顶尖的智慧。

第二,我们必须制定一套关于第四次工业革命如何发展的全面的建设性叙事。比如,我们应该确保价值和伦理作为我们个体和集体行为的核心,包括资本和金融市场行为。我们必须超越宽容和尊重,达到真诚的关心和怜悯,将赋权和包容作为行动的指导原则。

第三,我们必须重组我们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制度。显然,当前的治理结构和财富创造的主要模式并不符合当前以及更重要的未来需要。现在所需要的不是小规模调整和边缘改革,而是全面创新的系统性变化。

第四次工业革命如何进步将取决于人、文化和价值。新科技不管看上去多么引人注目,其本质都只是人做出来为人服务的工具。我们必须时刻牢记这一点,并确保创新和科技继续以人为本,帮助我们迈向可持续和包容发展。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如果我们实现了这一点,就可以更进一步。我坚信,只要以敏感和负责的方式塑造新科技时代,它就能够刺激一场新的文化复兴,让我们感到我们是比我们自身大得多的东西——真正的全球文明的一部分。

第四次工业革命可以妥协于人性传统的意义源泉——工作、社会、家庭和身份——也可以将人性升华为新的基于共同身份感的集体和道德意识。选择取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