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负责投资者的气候变化指南

纽约—放眼全球,机构投资者——包括养老基金、保险公司、慈善捐赠基金和大学——正在纠结一个问题:是否将投资从石油、天然气和煤炭公司转移。当然,原因就在气候变化:除非化石燃料消费大幅削减——并在2070年前后彻底杜绝,转而利用太阳能等零碳能源——否则认为导致的全球变暖给地球造成的风险将是难以接受的。负责任的投资者应该如何面对这些前所未有的风险采取行动?

取消投资确实是一个答案,原因是多样的。一是单纯出于自利:在一个决然向可再生能源转移的世界中,化石燃料行业是一项坏投资。(尽管也有例外;比如,最贫穷国家的化石燃料开发将继续存在,即使富国被要求削减开发,这是为了推进减贫。)

此外,取消投资还可以通过让该行业得不到投资资本而有助于加速这一转变——或至少提高在削减生产的迫切要求下仍然进行不负责任的石油、天然气和煤炭勘探开发的企业的资本成本。尽管单独看,每一家机构投资者都无法带来重大变化,但几百家大型投资者手中的数万亿美元资产一定可以。

事实上,领导投资者的取消投资决定向全世界释放出强烈信号:气候变化危险之极,朝低碳未来的转型绝不容拖延。取消投资不是传递这一信号的唯一方式,但是一个具有强大潜在效果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