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为全民卫生及教育筹资

纽约——2015年,几乎全部来自发展中国家的约590万5岁以下儿童死于可以轻松预防或治疗的原因。同时近期估计数据显示,高达2亿儿童和青少年因贫困而未读过小学或中学,包括1.1亿仅仅读过初中。无论是哪种情况,如此大规模的苦难都可以因适度全球资助而终结。

贫困国家儿童常死于不安全分娩、疫苗可预防疾病、低成本治疗可以奏效的疟疾等感染性疾病、还有营养不良;这些导致儿童死亡的原因在富裕国家几乎已经被彻底消灭掉。在一个恪守道德标准的世界,我们会为结束这样的死亡贡献我们最大的力量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事实上,世界各国付出了三心二意的努力。多亏通过全球抗击艾滋病、结核和疟疾基金等新成立机构划拨的额外全球疾病控制经费,幼儿的死亡人数已经比1990年记录的1270万下降了略微超过半数。

2000年我首次建议成立上述基金的时候,怀疑者表示追加投资也无法挽救生命。但全球基金用事实证明了怀疑论者的错误:追加投资防止了成百上千万人死于结核、疟疾和艾滋病。这些钱花得非常值得。

儿童死亡人数降到590万、而不是接近零是因为世界只提供了必要资金的大约一半。虽然多数国家可以靠本国预算满足其健康需求,但最贫困国家却做不到。他们每年需要约500亿美元的全球援助才能弥补资金缺口。目前的全球医疗援助每年约250亿美元。尽管以上数据仅仅是个大概,我们仍要每年追加250亿美元来协助防止每年高达600万人死亡。很难想象资金还有比这更有意义的去处。

类似的计算帮助我们估算出让所有儿童至少完成高中学业所需的全球投资额。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最近计算出支付教室、老师及用品等普及中学教育所需增量经费的全球教育“资金缺口”约为390亿美元。因为目前的全球教育经费只有约每年100到150亿美元,因此和医疗一样,这里再次出现了约250亿美元的资金缺口。而且,和医疗一样,这些增量全球资金可以有效地通过新成立的全球教育基金划拨。

因此,每年额外追加500亿美元左右就可以协助确保世界各地的儿童享受到基本的���疗和教育。世界各国政府已经在全新可持续发展目标中设定了这两项目标——全民医疗全民素质教育

每年追加500亿美元的资金来源并不难找到。一种方案是以我所在的国家美国为目标,美国目前只拿出国民总收入的约0.17%用于发展援助,仅仅相当于国际通行的将国民总收入的0.7%用于发展援助标准的1/4左右。

瑞典、丹麦、挪威、荷兰、卢森堡和英国都拿出了国民总收入的0.7%以上;美国可以而且完全应当做到。如果美国履行义务,其国民总收入额外增加的0.53%每年会增加约900亿美元的全球投入。

美国目前将国民生产总值的5%,约合每年9000亿美元,用于军事相关开支(五角大楼、中情局、退伍军人及其他费用)。美国可以而且应当将其中的至少900亿美元转用于发展援助。这样从战争到发展的重心转移将大大增强美国和全球的安全形势;美国最近发动的北非和中东战争已经耗资数万亿美元,但却削弱而非增强了国家安全形势。

第二种方案是向全球富豪征税,这些人往往将财产隐藏在加勒比海和其他地方的避税天堂。很多避税天堂都是英国的海外领土。其中多数与华尔街和伦敦关系密切。美国和英国政府保护避税天堂主要因为将财产隐匿在那里的富人同时为竞选活动提供资金或雇用政客家属。

应当呼吁避税天堂对其存款实施小额征税,那里的存款总额至少达21万亿美元以上。富国可以通过威胁切断不守规矩的避税天堂接入全球金融市场通道来落实上述税收。当然,避税天堂也应在确保透明度的同时打击偷税漏税及企业秘密。即便对21万亿美元的存款每年征税0.25%也可以每年筹资约500亿美元。

这两种方案都具有可行性且执行相对简单。它们将支撑新的全球可持续发展目标。在日前举行的阿斯塔纳经济论坛上,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明智地呼吁通过某种方式对海外存款征税,从而为全球医疗和教育筹资。其他国家领导人应当支持他的行动号召。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我们的世界极其富裕,可以通过全球医疗和教育基金轻松实现让地球上的所有孩子健康地开始生活。从巨额浪费的美国军事开支中划拨一小部分、或者对避税天堂存款小额征税——再或者采取类似的方法让超级富豪拿出钱来——都可以迅速并显著地改善贫困儿童的生存机会,并使世界更公平、更安全和更高效。继续拖延找不到任何借口。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