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提高利率能提振美国增长吗?

伯克利—百仕通公司(Blackstone)首席执行官托尼·詹姆斯(Tony James)最近在《金融时报》发表了一篇专栏,名为《为复兴美国经济,提高利率》(To revive America’s economy, raise interest rates)。这真是一个坏主意。

想象我们被输送到平行世界,在那里,美联储并没有将利率保持在零或近零水平。相反,这个美联储在过去六年中逐步提高利率,联邦基金利率要比现在高400个基点。在探讨这个平行世界的经济将如何之前,我们先回顾一下真实世界发生了什么。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2015年四季度,家庭、企业和外国投资者在美国存了9,400亿美元。当是时,1,850亿美元投资于新发行政府债券,7,550亿美元流入产生利息和红利的储蓄工具,如贷款、公司债券和新股发行,这反过来增加了美国私人部门生产性资本存量。

在我们的假设情景中,流入新储蓄工具的7,550亿美元无法在2015年四季度创造出来用于投资的。尽管利率更高,但这7,550亿美元可能仍会有7,350亿美元,也有可能低至7,000亿美元。无论如何,我们知道它一定会降低一些,支出的流动性余额会减少200—550亿美元。

也许詹姆斯只是在通知企业不要在利率提高时为投资计划找理由;但许多企业显然是这么做了。比如,利率在建筑业中起着重要作用,特别是在房地产价值对融资成本和可用现金流特别敏感的沿海地区。融资成本增加和流动性的减少还可能抑制消费品购买,阻止小企业扩张。

美联储的反应可能是增加经济的现金存量,但那样的话利率将下降,回到我们现在的状况。另一方面,如果美联储维持较高的联邦基金利率,金融流将从生产性投资流出,成为闲置现金余额,支出将下降,经济将进入新衰退。

这时,詹姆斯会抗议说这完全不是他想要的。他原本预期信心仙女现身刺激经济中各部门的产量和需求,从而2015年四季度企业仍能在政府债券之外创造7,550亿美元用于投资新储蓄工具。

随着信心仙女的到来,一切都真的会变好:经济将稳定下来,接近充分就业;利率将会更高;詹姆斯所列出的反常地利率的消极效应将全部消失。据詹姆斯的说法,这些效应包括“公司以不正常的程度用资本代替劳动力”、“年长者和其他依赖产生收益的投资的人”的经济困难、更高的退休储蓄要求、金融系统因为投资者购买“深奥资产”以“抓住更高回报”而产生的“系统性风险”,以及银行贷款利润的降低。

但这些问题无法通过美联储独立地提高利率解决。相反,企业必须创造储蓄工具和做投资,接着美联储才能做出反应让利率提高,从而遏制过度需求和高通胀。

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无法在华盛顿埃克尔斯大厦(Eccles Building)控制这一过程。但美联储现在试图引导创造更多储蓄工具,部分是通过购买3万亿美元长期证券实现。

美联储每年将300亿美元的久期风险从私人部门资产负债表上剔除——此前债券发行人必须向储蓄者支付这笔钱以补偿他们承担这一风险——而因此释放的风险承受力想必被用于支持高风险投资项目。但显然詹姆斯也将同意,评估和承担久期风险的金融组织未必能够很好地判断其他高风险投资。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如果我们想要更多储蓄工具推高可贷资金市场的利率,从而美联储可以提高联邦基金利率,那么有一个显而易见的解决方法:政府本身应该创造储蓄工具。比如,政府出资的基础设施银行可以开始每季度借入1,000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项目融资。这样,关于反常低利率的担忧就将是明日黄花。

与此同时,美联储显然不应该在尚无证据证明储蓄工具供给过剩的情况下领衔提高利率。这样做好比是1944年在太平洋上铺设半英里长的跑道,然后指望载重巨大的B-17轰炸机可以猛然着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