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容忍民粹主义

马德里——1867年在议会登记簿上增补一百万选民的第二次改革法案通过后,英国政治家罗伯特·劳恩告诉同事“我们必须教育我们的主人。”在劳恩看来,受过教育的民众是确保英国实现参与式执政的最佳方式。

但150年过去了,那些受过自由民主教育的“主人”显然没有学到什么东西。人们可以想见,劳恩可能会对现在瞒天过海的民粹主义趋势印象深刻。

正如英国脱欧公投和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所显示的那样,选民太容易被偏见和虚假的承诺所愚弄。批判性思想越来越被作为精英主义行为嗤之以鼻,而不负责任的社交媒体,“假新闻”和“另类事实”则主导着民众探讨。在无知的环境中,民粹主义政治家有意识地将那些自我感觉遭到忽视的民众当做猎物。

但因为那些政治家对许多人具有如此之强的吸引力,他们必须和很容易摇摆不定的选民一道接受审查。问题在于我们是否可以通过改革一个威胁自由民主的政治品牌来拯救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