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阿勒颇审判

巴黎—我们必须阻止阿勒颇大屠杀。不惜一切代价,我们必须停止大规模随机无差别轰炸——以及最糟糕的,主要以平民、人道主义车队和医院为目标的有差别轰炸——巴沙尔·阿萨德的部队和俄军在这座叙利亚昔日人口最多的城市进行着这样的报复。

我们必须阻止它们,否则要不了几天(甚至几小时),丛集炸弹、磷弹和氯气弹就将从低空盘旋在温和叛军控制的阿勒颇残部的政府军直升飞机上倾泻而下。以民主国家为首的全世界不可以对这些由仍留在阿勒颇的极少数目击者所提供的骇人听闻的影像无动于衷。

这些影像包括儿童枯萎的玻璃化的尸体;肢体因为缺医少药而被绝望的医生从身体上切除的伤员——医生自己也很快遭到屠杀;在排队购买酸奶或面包时被火箭弹杀死的女人——一如24年前的萨拉热窝;在废墟中挖掘幸存者时遭遇扫射身亡的志愿者;苟延残喘在污秽和垃圾中、早已失去生命光泽的人类。

我们必须制止硝烟和战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