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欧盟第一

慕尼黑—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欧盟。尽管遭到最近的危机和英国退欧投票的重创,欧盟仍然是当今最严重威胁的最可靠的防线,包括孤立主义、保护主义、民族主义和各种形式的恐怖主义,所有这些都在重新在欧洲和其他地区崛起。让欧盟实现其潜能、挽救自身和世界于将倾的关键是成员国尽快打出“欧盟第一”口号。

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美国第一”的信条不同,欧洲第一的口号不会成为危险的单边主义。相反,它将促使成员国政府超越狭隘的国家利益,捍卫开放性和多边主义,直面最近方兴未艾的排斥性政治势力。它将推动成员国巩固欧盟,从而让欧盟能够克服它所面临的挑战、帮助捍卫国际秩序。

这一秩序既非无关紧要的装饰,也不是战后遗留。它支持了全球繁荣与稳定70年。我们需要它——以及建立在此基础上的、无法在国家层面上解决的多边主义——以面对我们所面临的诸多经济、环境和战略挑战,这些挑战无法在国家层面解决。

现有国际秩序的基石之一是承认保持和平与人类福祉需要理解和尊重他人的需求和利益——这些需求和利益与我们自己的需求和利益一样合法。多边主义不是有些人所说的那样,是不可持续的团结的产物;它是对一个人自身利益的开明解释的产物。有了建设性的态度,即使是众多截然不同的行动方也可以形成每个人都略作牺牲以换取共赢的协议;没有建设性的态度,持续和平和广泛分享的繁荣的前景就会十分渺茫。

如果所有国家都把自身利益放在第一位,而不去关注其他人,竞争就会马上压倒共同利益。如果没人愿意做出让步,所有人都会输。如果我们只依赖双边协议,推动在困难的关键问题上达成共识的共同空间和协同将越来越窄直至消失,从气候变化到安全问题都是如此。

因此,特朗普的美国第一立场非常令人担忧。作为世界的领导力量,美国制定了合作的基调,并往往要为其他国家提供参与的激励。如果美国保持单边和孤立主义立场,其他国家几乎肯定也会效仿,这将威胁到所有人——包括美国。

最近,特朗普政府已经开始软化一些外交政策立场。特别是,特朗普终于同意尊重“一个中国”政策。在人们对其履行美国安全承诺的诚意表示质疑后,他还改变了对日方针。这些发展态势表明,特朗普政府正在重新认识采取更具建设性的方针的必要性。

这一认识可能部分源自对历史的理解。经验表明,防止冲突的最有效的办法是通过包容与合作。排斥性言论正中那些将身份降格为本土论定义的人的下怀。这些人物——民族主义者和民粹主义者——过去曾经指导过政策制定,结果是大规模冲突。

如今,全球力量动态正财发生变化,发生这一结果的风险更加巨大。如今,我们正在试图接纳新兴力量——特别是中国——更加深度地参与到现有全球治理结构中。质疑这些结构——它们在过去七十年里维持了世界稳定——只能助长民族主义和竞争,为波动和冲突打开大门。

如果不能指望美国支持全球稳定,欧盟模式和经验就将变得更加重要。欧盟是包容、合作和民主价值观的化身。尽管存在一些缺陷,但欧盟已经经历过多次考验,证明了差异可以和平和建设性地得到解决。其成员国都致力于多边主义;事实上,我们每天都在贯彻多边主义。

结果不言自明。没人可以质疑欧盟是所有成员国和平、民主、现代性和进步的保护神。其社会模式——该模式要求通过合作、协商和妥协达成任何有结果的决定——能够有效制约极端主义,因为任何成员国,只要推行激进政策,都会遭到其他成员国的反弹。

这并不是说欧盟国家不在面临沦为简单化的民粹主义论调的受害者的风险。相反,重要的是强调为何欧盟成员国必须致力于不断建设更强大、更深刻的联盟。为了欧洲和世界的利益,应该喊出欧洲第一的口号。

没有人比欧洲更清楚极端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后果——以及如何克服他们。凭借开明和超国家的精神,欧盟已经实现了一百年前看似不可能的持续和平。欧盟不可忘却这一成就。相反,它必须继续致力于推进联盟,向世界证明多边主义可以做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