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艾滋病的末日

纽约—从1981年到2016年,艾滋病夺走了大约3,600万人的生命,目前还有同样数量的人携带艾滋病毒。去年约有120万人死于艾滋病,另有180万人被传染。这些数字触目惊心,但令人惊喜的消息是“没有艾滋病的一代”这一目标已经具备现实可能性。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应该尽早在任期内批准所需要的措施。

艾滋病能够被消灭的关键原因是一项2011年的科学发现,这项发现表明,接受抗逆转录酶(ARV)疗法的艾滋病毒阳性个体血液中的艾滋病毒数量下降非常快,通过性或共用针头途径几乎不可能将病毒传染给其他人。这一发现确认了“以治为防”概念的正确性。只要足够大比例的艾滋病毒阳性个体接受ARV疗法,就不但可以拯救他们的生命,还能打破病毒本身的传播链,从而消灭这一传染病。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基于这一思想,艾滋病专家发展出两大关键思想:“90-90-90”和“阶梯式艾滋病治疗”。90-90-90计划的目标是到2029年90%的艾滋病感染个体知道自己被感染(第一个90);90%的知道自己被感染的患者接受ARV疗法(第二个90);90%的接受ARV疗法的患者成功遏制血液中的艾滋病毒。阶梯思想是,如果这三个“90”的每一步都成功实现,那么所有艾滋病毒感染个体中病毒得到遏制的比例将是90%×90%×90%,等于72%。

如果72%的今天的感染者不再传染其他人,艾滋病的传染将得到阻断。事实上,如果2020年的90-90-90到2030年成为95-95-95,则艾滋病毒阳性个体无法传染给其他人的比例将上升至86%。艾滋病的传染将戛然而止,正如大都市地区麻疹在儿童中的传染情况在80%的儿童获得免疫时就会结束,即使另外20%儿童没有接种。仍会有一些病例,但艾滋病不再是一场灾难。

2020年达到90-90-90和2030年达到95-95-95的目标是现实的,如果各国为之努力的话。最近,瑞典宣布其已经达到90-90-90目标。许多高收入国家也已接近这一目标。在国际援助和国家措施的帮助下,不仅高收入国家,发展中国家也可以达到90-90-90目标。

对全世界大部分国家来说,最大的挑战是确保2020年至少有90%的艾滋病毒阳性个体得到检测并了解自己被感染——即第一个90。要实现这一目标,有艾滋病症状者和高风险者必须联系卫生系统接受检测。

如果艾滋病毒感染者检测呈阳性,实现第二个90%(AVR疗法)主要取决于资金和人手;如果有充足的卫生预算,所有受感染个体都能获得药物。

实现第三个90%(遏制病毒量)主要取决于接受AVR疗法的个体是否按时治疗。这需要社会支持以鼓励患者在觉得恢复健康后仍然坚持治疗,以及确保医药的及时且平价的供应。

即使对于贫困和偏远人群,90-90-90目标也是可实现的,因为我们有了强大的新公共卫生解决方案:有智能手机支持的社区卫生工作者(CHW)。CHW是本地社区居民,至少具备高中学历,接受为期数月的具体医疗状况管理培训(如识别潜在艾滋病毒感染个体、将他���带到医院接受检测,并帮助他们遵守医疗协议)。新智能手机应用能帮助他们完成工作。

在医生往往短缺、艾滋病流行程度往往剧烈的非洲农村地区,CHW在拯救生命方面的潜力得到了很好的表现和记录。此外,成为CHW为年轻人提供了很好的职业生涯起点。尽管一开始的薪酬很低(也许每个月只有100美元),但经验和培训能让这些年轻工作者获得持续教育(如护理)、提升技能和更高的收入。

但是,尽管我们有望消灭艾滋病,但目前的情况仍是寸步难行。悲哀的是,我们的政府不是基于大胆的目标和实现手段运行,而是“一切照旧”。十六年前,一切照旧意味着对贫穷的艾滋病人几乎不予治疗,因为没钱。当时,我建议成立一个新的“全球基金”为治疗艾滋病提供资金,这一想法被接受,并帮助开启了非洲控制艾滋病的时代。

美国总统小布什政府为艾滋病提供了巨大的融资支持,全球基金和美国计划合起来让数百万人获得了治疗。但是,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总统奥巴马减少了美国的融资支持,全球艾滋病控制措施也陷入了“半途”。到2016年,大约一半的艾滋病毒阳性个体正在接受ARV疗法,远低于90%的目标。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即将履新的特朗普征服应该抓住这一历史机遇,通过政府和其他出资者的温和融资承诺帮助消灭艾滋病。从各种渠道每年增加100亿美元资金便可能足以完成任务,其中美国每年只需要出30—40亿美元。

怀疑派会嘲笑说,特朗普不可能支持这样的措施;但是,坦白讲,15年前谁又能猜到布什会成为加大对抗艾滋病力度的主要资金推手呢?历史往往充满了惊喜和“惊吓”;消灭艾滋病将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历史性成就,如果我们实现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