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印度的一次绞刑

新德里——7月30日,既是臭名昭著的匪徒的兄弟、又是注册会计师的雅各布·梅蒙因1993年合谋在孟买策划及实施连环爆炸案,造成257人死亡而被执行绞刑。这是三年来印度首次执行绞刑,引发了从惊慌到几乎毫不掩饰的嗜血等各种反应。这加剧了印度国内对死刑的争论。

可以肯定,所有人都认可印度司法体系在梅蒙案中正常发挥了作用。梅蒙按照正当的法律程序被宣判有罪,并依据现行法律来定罪量刑。监禁的21年间,梅蒙用尽了包括总统特赦在内的一切可能的上诉途径。最高法院甚至在死刑执行前于凌晨2:30召开紧急听证会,最终决定死刑正常执行。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但问题依然是:法律规定中是否应该包含死刑?

身为一名反对党议员,我因在梅蒙行刑当天凌晨公开表达反对意见而备受指责。我为政府杀人而深感难过,无论这个人犯有什么样的罪行。我还说过以国家为主体的杀戮让所有人蒙羞,因为它让我们都沦为杀人犯,和被我们惩罚的人没有区别。

我的观点在印度并不受欢迎,我所在政党都拒绝承认我的声明。但我有充分证据表明死刑实际并未对其惩戒的犯罪起到遏制作用。德里国家法律大学死刑项目搜集的数据表明适用死刑和防止谋杀之间根本不存在统计数据上的相关性。该证据与其他国家研究都得出了相似的结论。

印度死刑执行方式存在的问题也促使我发表了这份声明。最高法院宣布适用死刑的案件应遵循“罕见中的罕见”的原则。事实上,印度最近三起实际执行的死刑均源于威胁或夺走大量民众生命的恐怖袭击。

但死刑判决依然充斥着主观因素。事实上,是否适用死刑取决于包括司法和社会偏见在内的若干变量。公众愤怒——可能因煽动性的媒体报导而火上浇油——尤其在与恐怖或女性犯罪相关的案例中很有可能导致严判。经济状况也同样发挥作用,犯罪的穷人由于请不起高质量律师等原因被判死刑的概率比富人大得多。总统减刑决策也充满了主观因素。

1983年的一个案例表明衡量犯罪行为是否符合“罕见中的罕见”的标准是看它能否“震撼”社会的“集体良知”,乃至普通民众期待那些司法权的执掌者无论个人同意与否均判处死刑。由此可能导致武断和不成比例的适用死刑。

2010到2013年间地方法院共做出436起死刑判决。其中280起被改判无期,余下不少案件还要在狱中拖上几十年。至于已经实际执行的死刑——四年中总共执行了两起——按照客观标准确定相关犯罪比那些没有执行死刑的犯罪更加“罕见”或令人发指几乎没有可能。

在事关生死的问题上容不得模糊和主观性。但在适用死刑的问题上,这两个因素都十分突出。因此死刑的正确性更加难以证明。

就在梅蒙行刑前几个星期,由负责司法改革的退休法官和法律专家组成的政府机构印度法律委员会组织了针对印度死刑条款及死刑本身目的的有效性评估。不出所料,基于法律委员会听证会上提交的证据和意见,与会人士普遍认为法院无法以公平和非歧视性的态度来对待死刑,同时一边倒地支持废除死刑。

但近期还不可能废除死刑。印度民众一边倒地支持死刑,特别是对已经定罪的恐怖分子。就梅蒙绞刑的争论往往充斥着感情色彩,比如媒体采访孟买爆炸案的幸存者。

此外,有人提出替代死刑的无期徒刑会导致企图营救其被囚同志的恐怖团体在印度组织劫机和其他袭击活动。面对如此的安全问题,我所提出的不应剥夺人类生命和国家不应以暴制暴的观点几乎很少有人赞成。

全球范围内,印度属于仍在不断缩减的少数派范畴。130多个国家已经废除了死刑。25个国家仍有相关规定,但已经几十年没有执行过任何死刑。只剩下30多个国家仍旧适用死刑。

印度在死刑问题上的立场能够引发国际反应;比方说,欧盟国家拒绝向仍旧执行死刑的国家引渡犯罪分子。但真正的问题可能层次更深:死刑从本质上来讲不过是一种报复。

宣传任何杀人(或参与杀人)的人都不配活下去可能非常诱人。但复仇是不是国家行动的有效动机,特别当面对的是自己的公民?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印度最伟大的儿子甘地认识到“以眼还眼会使全世界都变成盲人。”现在,印度仍不愿关注废除死刑。但我相信有一天我们会看到光明。在那一天到来之前,我还要继续孤独地争取废除死刑。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