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buchholz2_Eric HindsEyeEmGetty Images_potholecautiontape Eric Hinds/EyeEm/Getty Images

美国要面对的是摇摇欲坠的基础设施,还是分崩离析的陈词滥调?

圣迭戈—自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驾着一艘漏水的船,穿过冰冻的特拉华河,带领美国独立之后,这个国家的基础设施就一直处于摇摇欲坠的状态。这似乎是两党一致的“真理”。每隔四年,总统候选人都会提醒我们这一点。近期,民主党候选人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公布了一项基础设施计划,该计划与2016年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所宣布的一项价值数万亿美元的计划惊人地一致。

但是,美国的基础设施真的如此糟糕吗?毕竟,亚马逊已经可以做到在顾客下单后的几小时内,开始递送从香蕉到止咳糖在内的所有东西。在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时代,没人能做到这一点,更不必说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了。

简单地计算桥梁上的坑坑洼洼,以及锈迹斑斑的铆钉数量,然后宣布一场危机,这种做法是不对的。事实上,交通部报告称,在过去十年中,其建造被视为“差”的桥梁数量下降了22%。不管怎样,我们应该评估我所说的“基础设施负荷”,而不是问是否有更多的商品和服务按时交付。

在基础设施负荷的背景下,我们看到零工经济产生了大量围绕着这些坑坑洼洼的新服务。优步和Lyft提高了经济效率,因为其充分利用了闲置车辆。2018年,圣地亚哥国际机场为一个耗资1.28亿美元的豪华停车场进行了剪彩。人们可以很容易地溜进停车位,因为几乎一半的车位都是空的。由于网约车服务的出现,有三分之一的高中生不再为考驾照而烦恼。从长远来来看,这对汽车制造商构成了威胁,但却为那些需要从动员会或酒吧搭车回家的人们提供了革命性的便利。对于那些喜欢呆在家里的人来说,犹如“门童”和“垃圾清道夫”的司机就像过去的邮递员一样,急匆匆地为顾客送去热腾腾的饭菜,与风雪和黑夜做斗争。零工们正在人们不知不觉中完成着他们的工作。

在企业对企业领域,诺福克南方公司(Norfolk Southern)和CSX等铁路公司最近采用了“精确定期铁路运输”的方式,在列车上装载更多集装箱,从而减少了提供更多班次的需要。诺福克南方公司(Norfolk Southern)估计,该公司可以裁减500台机车。联合包裹(UPS)、联邦快递(FedEx)和敦豪速递(DHL)正在进行激烈的陆运、空运竞争,以更低的成本递送货物。这一竞争得到了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等科技物流初创公司的帮助。在美国的货运港口,最大的问题不是结构,而是自1954年马龙·白兰度主演《码头风云》以来就一直引起麻烦的工会规则。与此同时,客运码头也在蓬勃发展。20世纪70年代,电视节目《爱之舟》(the Love Boat)中公主邮轮(Princess Cruises)的船队只有两艘船。今天,公主号有19艘船,分别从佛罗里达、加利福尼亚、阿拉斯加和夏威夷出发,和它的竞争对手一起每年接待大约1400万度假者

基础设施负载也必须把数字负载算在内,包括今年推出的5G。我们的“电视黄金时代”之所以成为可能,是因为宽带的速度让智能电视和手机能够播放数不清的节目。“亲密无间”靠的不是舒适的沙发,而是依靠在太空中发射的高速电子。诚然,上世纪70年代的街道坑坑洼洼少之又少。但当时大多数家庭都很幸运,能清晰地接收到几个电视频道(当总统发表演讲时,他出现在所有频道上!)如果你生活在美国,你更喜欢哪个基础设施时代?

Project Syndicate is conducting a short reader survey. As a valued reader, your feedback is greatly appreciated.

Take Survey

当然,美国确实有太多的坑坑洼洼和太多的交通堵塞。对许多人来说,通勤可能是痛苦的。兰德公司(RAND)的一项研究显示,长途通勤者患抑郁症的可能性要高出33%。电台主持人霍华德·斯特恩曾经发起了一场纽约州州长竞选,承诺禁止日间道路建设。斯特恩的计划无疑振奋了听众的精神,也吸引了一些选民。

一个解决办法是远程办公。一项盖洛普民意调查显示,31%的员工现在远程工作。然而,必须为那些旅行的人做点什么。答案不仅仅是增加政府开支。在《波士顿环球报》一篇引人注目的文章中,美国前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记录了官僚作风的拙劣和特殊利益集团的小家子气是如何让马萨诸塞州坎布里奇(Cambridge)一座232英尺(71米)高的安德森大桥(Anderson Bridge)的修复工作推迟了5年,并将成本提高了500万美元。原桥建于1912年,历时11个月建成。

当特殊利益集团手握“铁锹”时,就不存在“准备就绪”的基础设施项目。反对新建基础设施的邻避(“没建在自家后院”)心态不会消退。当无人机送货变得完美时,“邻避”就会变成“NAMBY”:不在自家后院上空飞过。

然而,选择仍然存在。首先,更多的城市和州应该采用“交通拥堵收费”的模式,这将使高峰时段的驾驶成本更高。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斯德哥尔摩的交通拥堵收费减少了5-15%的空气污染,减少了哮喘发作,同时也使人们更容易在城市中出行。其次,我们应该废除那些不必要地抬高建筑成本的法律,包括1931年的《戴维斯-培根法案》(Davis-Bacon Act),该法案要求联邦承包商支付“现行工资”,即工会工资,尽管87%的建筑工人不是工会会员。根据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估计,废除该法案将在未来10年为联邦项目节省120亿美元。

最后,为了刺激新的收费公路的建设,通常通过市政债券融资,应该向当地居民发行一小部分小面额债券。作为购买债券的激励措施,新道路上的司机将获得终生免费通行。这将为更多的航线提供资金,建立公民自豪感,并为投资者提供下行保护。即使债券价格下跌,债券持有人仍然可以自由通行。

当然,今天的基础设施项目不会永远持续下去。1776年,为了牵制英军,乔治·华盛顿的军队烧毁了布朗克斯的一个叫国王桥的小渡口,这座桥建于17世纪。这座桥坍塌了。但不管怎样,这个新国家幸存了下来,并得到了繁荣发展。

Translated by Shi Congyi

https://prosyn.org/riCjqs8zh;

Edit Newsletter Preferences

Set up Notification

To receive email updates regarding this {entity_type}, please enter your email below.

If you are not already registered, this will create a PS account for you. You should receive an activation email short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