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即将到来的资本主义3.0

    剑桥--资本主义现在处于近百年来最严重的危机之中。严重的衰退、全球经济脱节以及世界上发达经济体金融部门实质上大量国有化已经深深地破坏了市场和国家之间的平衡。人们都在猜测新的平衡在哪里可以找到。

    那些预言资本主义灭亡的人必须面对一个重要的历史事实,那就是,资本主义具有几乎无限量的重新塑造自我的能力。的确,资本主义的可塑性是它克服几百年来周期性危机并且挺过了从马克思以来的抨击的原因。资本主义能否存活不是问题,它肯定可以。真正的问题是,世界各国领导人是否展示出必要的领导力,在我们从当前危机中脱身的时候把资本主义带入下一个阶段。

    在释放人类社会共同的经济能力上,资本主义无人可比。这就是为何从广义上说所有繁荣的社会都奉行资本主义。这些社会围绕私有财产而建立,并且允许市场在分配资源、决定经济奖赏上发挥重大作用。然而前提条件是,财产权利和市场都无法依赖自身运行。他们需要其他社会机构予以支持。

    所以,产权依赖于法院和执法,市场依赖于监管者来限制滥用并且解决市场崩溃问题。在政治层面上,资本主义需要报酬和转移机制以便使得其结果可以让人接受。正如当前危机再次证明的一样,资本主义需要稳定性的安排,例如最后靠山的借贷者以及反向周期的财政政策。换言之,资本主义并非自我创造、自我维系、自我监管或者自我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