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从科米到水门事件路还很长

普林斯顿——唐纳德·特朗普总统解雇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的举动前所未有,特朗普担任总统后大部分所作所为也是一样。尽管与44年前理查德·尼克松总统在水门丑闻期间臭名昭著的“星期六之夜大屠杀”有很多相似之处,但两者的政治局势却完全不同。

1973年10月,尼克松直到一个周末才下令解雇一位新任命的特别检察官阿奇博尔德·考克斯,后者之前刚刚发出传票,要求尼克松交出秘密录制的——而且显而易见极具毁灭性的——白宫录像。

尼克松的反抗直截了当,而且结果是灾难性的。司法部长艾略特·理查德森和副部长威廉·拉克尔夏斯辞职抗议,而不是执行总统的命令。一名联邦法官裁定解雇考克斯非法。民意调查则首次显示多数美国人赞成弹劾尼克松。

于是终场序幕开始。国会议员提出弹劾决议。尼克松被迫任命一名新的特别检察官。这出闹剧又上演了十个月,直到最高法院一致命令尼克松交出录像带。几天后,为避免面临这场毫无疑义的弹劾和免职,尼克松辞职了。

相比之下,除非天上的星星重新列队,特朗普解雇科米也许不会标志着任何事情的开始,至少不是什么对总统有害的事。特朗普像尼克松一样很可能犯有严重到应当接受弹劾的罪行——甚至有可能比尼克松的罪行更加严重。特朗普像尼克松一样可能担心除非解雇负责调查他的人,否则某些可怕的真相将会遭到揭露。但即使这一切都是事实,特朗普和尼克松的不同之处是他很可能会逍遥法外。

这两起事件有许多不同,包括在它们发生的时机上。到尼克松解雇考克斯时,水门事件发酵的时间已经远长于有关特朗普和俄罗斯的指控,因此神经已经处于高度的紧张状态。

但最重要的差异是在政治领域。在尼克松的时代,坚定的反对派民主党牢牢占据着国会参众两院的多数,还有一些共和党人,尤其是在参议院,对宪法的关切胜过对其自身党派。参议院任命了一个特别委员会,由民主党人山姆·艾尔文和共和党人霍华德·贝克领导,负责听取证词和收集官方证据,正是他们的工作最终导致40名行政官员被起诉和几位白宫高级助理被定罪,以及最后尼克松的辞职下台。

而今天共和党的多数议员似乎单方面致力于延缓和缩窄对俄罗斯全力支持特朗普赢得2016年大选进行任何严肃的调查活动,相关报告已经完全拥有过硬的证据支持。虽然也有人谈论,其中甚至不乏某些共和党人,任命一个专门委员会或一位特别检察官来调查有关俄罗斯和特朗普竞选的指控,但与1973年相比,这一调查却遭遇了非同寻常的阻力

上周发生的事件显示,共和党人显然宁愿指责内部人泄密,还有希拉里·克林顿的电邮服务器事件也不愿调查白宫故意不去查证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与俄罗斯和土耳其之间的惊人关系。如果不出现大的转变,国会调查仍将局限在众议院和参议院常设委员会,他们既没有足够的人力也没有足够的动机去调查这件事。

然后还有媒体。1973年,在多数新闻媒体都放弃报道这一事件后,《华盛顿邮报》卡尔·伯恩斯坦和鲍勃·伍德沃德的顽强报道维系了水门事件的活跃度。一旦报道得到了外界认可,其余媒体也都开始关注这一丑闻并继续维持对以尼克松为首的白宫的压力。今天,特朗普可以指望尼克松只能暗暗祈祷的宣传攻势的强烈支持,包括毫无廉耻地挑起论战的福克斯新闻和布莱巴特新闻,还有无数的微博博主(以及俄国控制的网络机器人)制造出大量亲特朗普的��传攻势。

在我写这篇文章时,一个又一个福克斯评论员像鹦鹉学舌般地传播白宫的荒谬说法,称特朗普解雇科米是因为这位联邦调查局局长在克林顿竞选期间可怕的所作所为。几乎可以预料福克斯新闻网最大的明星肖恩·汉尼斯开始在直播中煽动“把他关起来”的反对科米的呼声。

目前局势在那些记得去年10月特朗普曾为科米喝彩,而后由戴着红帽子的支持者宗教仪式般地叫嚣要监禁狡诈的希拉里的人看来是颇具迷幻色彩的。但福克斯新闻网的粉丝总是相信这家电视台的报道。尽管尼克松曾经拥有福克斯新闻未来的斯文加利式人物——年轻的罗杰·艾尔斯的支持,但却远没有完全赢得福克斯和其他新闻媒体。

当然,特朗普解雇科米有可能促使某些共和党人受够了特朗普的欺骗并开始仿效贝克的范例。早期的反应良莠不齐:尽管共和党参议员杰夫·弗莱克(Jeff Flake)、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和本·萨斯(Ben Sasse)都表示了不同程度的失望,但通常思想独立的参议员苏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和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都支持特朗普的决定。

但在这样动荡的环境中,总是存在打破交易、证人翻供、像导致尼克松垮台一样能证明特朗普有罪的证据一点一滴浮出水面的可能性。国际事态的发展也可能唤醒一些共和党人,使他们认识到俄国对西方民主国家的攻势,这样的攻势在法国选举刚刚开始时就像是一场未经宣布的战争。

但是到目前为止,没有理由将特朗普解雇科米看作“星期六之夜大屠杀”或美国政治史上其他政治事件的重演。美国总统的所作所为可能就像尼克松那样疑似要掩盖真相,但在目前局面下这还不足以曝光他所掩盖的事实。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特朗普这位输掉民众投票、并通过赢得选举团挤进白宫的自封的局外人总统现在却发现自己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比党内人士尼克松更好的保护,后者1972年当选总统时获得了压倒多数的民众和选举团支持。承认这一点可能令人不安,但无论局势看似多么悲惨和滑稽,历史都不会简单重复。特朗普还有下台的可能,但需要改变的东西仍有很多。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