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克林顿经济学 vs 特朗普经济学

斯坦福—距离美国总统选举只有两个月了,希拉里·克林顿在全国和几个重要摇摆州民调中领先唐纳德·特朗普五个点。但大局尚未确定,特别是考虑到特朗普阵营的人事改组和重大政策演讲,更不用说电子邮件丑闻仍在继续困扰克林顿阵营,包括最近曝光的克林顿基金会顶层工作人员与克林顿领导下的国务院官员之间的电子邮件往来。

目前,媒体和公众的注意力集中在移民、恐怖主义、外交政策和每个候选人各自的潜在性格缺陷上,而很少关注经济政策。这是一项严重的疏忽,因为两位候选人的经济政策平台大相径庭。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首先我们来看看政府支出。克林顿支持福利国家支持,如扩大社会安全福利(该项福利已经成为规模超国民债务的资金短缺的负债项)、公立大学免学费和学生贷款债务减负,以及给2010年平价医疗法(即奥巴马医保)新增一项“公共选项”。她还说将把奥巴马总统花费甚巨的绿色能源产业政策扩大一倍,该政策向某些能源资源甚至具体的公司倾斜,而对其他人不利。

反之,特朗普他不会动社会安全,将废除奥巴马医保用新政策取而代之,并提高政府支出的效率和效果(尽管他并没有提出具体做法)。

在税收方面,克林顿说她将增加美国税收制度的累进性,即使美国税收制度已经是发达经济体中累进程度最高的。具体而言,克林顿希望增加房地产税和最高收入群体的个人税率——这也将影响到小企业——并设置分项扣税上限。她对降低公司税没有表现出多少兴趣。

特朗普提出为个人和美国公司降低税率。目前美国联邦公司税率为35%,是经合组织中最高的。特朗普希望将它降低到比15%的平均水平更低,商业投资第一年可以全部抵扣税收。

在贸易方面,克林顿的态度发生了大幅转变,她现在反对奥巴马政府与其他11个环太平洋国家谈成的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协议。与她的丈夫不同——比尔·克林顿在总统任上支持并签署了多项自由贸易协定——克林顿正在逐渐转向民主党中的保护主义阵营。

克林顿的贸易立场没有什么两点,但特朗普更加糟糕。特朗普威胁对中国和墨西哥开展贸易战,并说他要重新谈判美国现有贸易协定。不难理解,克林顿和特朗普的这些话是对被全球化甩开的中低收入工人阶级说的。但最佳政策反应不是采取保护主义(这将导致更多人境况变得更加糟糕),而是更好地帮助失业工人。

最后,克林顿与特朗普在赤字支出和国民债务等问题上也存在分歧。克林顿的社会安全扩张和其他支出,以及她进一步扩大奥巴马医保制度的计划——而不遏制预计将飙升的未来福利成本——意味着庞大的赤字将在她当选总统后继续攀升。这与她丈夫的记录南辕北辙:比尔·克林顿与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在其总统任期的最后几年实现了预算平衡。

特朗普最近降低了他所提出的减税计划的预算成本,使之与共和党立法者自身的目标更加一致。即使合理地估计了来自经济增长的税收收入增量,他仍然需要通过控制支出,特别是福利支出与其减税计划匹配。否则,特朗普的总统生涯将出现严重的债务问题。

两位候选人形成一致的一个方案是大规模基础设施支出。不幸��是,尽管由联邦政府承担部分开支合情合理,但两位候选人都不能确保这笔钱因为政治化或裙带关系而浪费。美国不需要重复奥巴马政府的“万事俱备”的刺激支出无用功。

总而言之,克林顿重视再分配甚于经济增长,而特朗普更重视增长。美国的增长是一个全球性问题,因为它能通过美国消费需求和贸易推动其他地区的增长。但增长的两大主要源泉——生产率改进和劳动力投入(如总工时数)——近几年来均显著下降。二战后的几十年中,美国经济平均年增长率为3%,但在过去十年,增长率从未连续三个季度超过3%。

对于生产率增长的放缓,存在不同的解释。西北大学经济学家罗伯特·戈登(Robert Gordon)提出技术创新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已步入此前的技术突破(如电力、动力、航空和计算)。哈佛大学经济学家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认为原因是“长期停滞”,这个词的始作俑者是20世纪30年代的阿尔文·汉森(Alvin Hansen),用来描述长期的需求萎靡和有利可图的投资机会不足。我本人的观点是糟糕的经济政策阻碍了商业投资、企业家精神和工作。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民调表明,尚未作出决定的选民对两位候选人都非常不信任。要想当选并真正拥有实施日程的权力,克林顿必须对过去的错误更加透明、更加坦诚。在经济政策方面,她应该走中间道路,支持以增长为重点的措施,远离她在与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党内初选中所采取的左派立场。至于特朗普,他需要表现出一些人道精神和包容性,并在他缺少经验的问题上对他人的建议持更加开放的态度。

共和党正在与民主党进行保持参议院控制权的激烈斗争,但在众议院,他们有望继续保持多数。因此,在许多政策问题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众议长保罗·莱恩(Paul Ryan)身上,他可能成为制衡克林顿的力量——有时候与克林顿合作,也可能为特朗普指引方向,成为他的经常性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