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ass141_ANGELOS TZORTZINISAFP via Getty Images_wildfire Angelos Tzortzinis/AFP via Getty Images

当世界燃烧

纽约——人们常说,没有人能够赢得一场战争,只是有人会比其他人输得少一些。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也不例外。有一个确定的失败者已经显而易见:那就是地球。

决策者和公众在国际上的当务之急就是这场战争。而且这种状况完全合理: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对乌克兰的入侵威胁到国际秩序的支柱,也就是禁止以武力改变边境。但这场战争也引发了全球对足量能源供应的争夺,以应对针对俄罗斯的能源出口禁令以及俄罗斯切断能源供应的可能。许多国家发现,获取排放温室气体的化石燃料是最迅速、也最简单的途径。

但即使在普京发动这场战争之前,应对气候变化之战就已经陷入失败的境地。对于一个被广泛视为真实存在(对气候科学的否定思潮正在消退)但却被多数人视为可以在未来再加以应对的问题,人类作为整体很难产生任何紧迫感。欧洲和其他地方创纪录的高温、干旱、野火、更严重的风暴以及不断增加的移民或许会改变这种看法,但迄今为止,上述改变并没有发生。

此外,任何政府单枪匹马采取行动都解决不了问题。因此,许多国家认为做正确的事并不重要,因为其他人会继续做错事,而由此产生的后果会波及所有人。

而后,就是经常在发展中世界听到的相关问题:“造成问题的又不是我们,我们为什么要做正确的事?”贫困国家拒绝接受富国提出的双重标准,要求他们采用一种无法获得最廉价能源的发展方式。富裕国家早在人们不怎么考虑气候因素的年代就已经实现了工业化,其所产生的历史碳排放要高得多。更为雪上加霜的是,若干国家(尤其是巴西)并未尽其所能来防止雨林这一地球的自然吸碳海绵遭到破坏。

说到双重标准,即使不会向大气中排放二氧化碳,但减缓气候变化的国际努力却因反对更多依赖核能而受到阻碍。自2011年日本福岛灾难以来,运营现有核反应堆或建造新的、更安全的核电站已经成为一场艰苦卓绝的政治斗争。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Project Syndicate Digital Premium Image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short-form analysis and predictions, and exclusive interviews; every new issue of the PS Quarterly magazine (print and digital);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Subscribe now to PS Premium.

Subscribe

减缓气候变化的努力仍然进展缓慢,因为人们认为就业和经济增长会因此而遭受损失。这种看法越来越远离事实:事实证明,气候变化代价十分昂贵,而引入化石燃料的替代品则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创造就业岗位和降低能源成本。但走上这条路面临着巨大的阻力,在长期依赖化石燃料生产的地区尤其如此。

由于上述原因,减缓全球变暖步伐的国际努力一直收效甚微。世界领导人将于今年11月(在埃及)再次召开下一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7),但没有理由乐观地认为此次会议所取得的成果将远超此前召开的第26届气候变化大会。

历来充当控制气候变化国际努力领导者的美国现在正日益遭遇边缘化。其前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促使美国退出了2015年巴黎气候协定,而其继任者乔·拜登所能采取的措施则越来越有限,因为国会(首先是国会共和党议员)拒绝补贴替代能源开发,同时,最高法院已大幅削减了联邦政府监管二氧化碳排放的权力。很少或根本没有人在政治上签署可以通过对密集使用煤炭或石油所生产产品征收关税的贸易协议,或者支持收取碳排放税。

结果是即使世界今天就停止排放温室气体——这种情况显然不会发生——预计地表温度也将比前工业化水平高出1.1℃,并且,因为此前的人类活动而进一步变暖。相反,我们目前的轨迹能导致气候大幅变暖,并影响冰盖、热带雨林和苔原。在良性循环中,好的发展带来更好的发展;但在气候问题上,我们进入到坏会带来更坏的恶性循环。

有没有任何保持希望的理由?答案是有的,但绝大部分并不来自于政府努力,无论这种努力是单枪匹马亦或是多国协同。在为时已晚之前,政治领导人不太可能以与问题相衬的规模来采取行动。

一个潜在的进步领域可能来自于企业,这些企业有财务动机来推出更为节能的产品。而国家和地方政府可以通过颁布鼓励投资创新的法规来加大企业在这方面的赌注。

积极变化的第二个领域是适应。政府可以修建基础设施以协助管理洪水等气候变化的影响,而金融机构则可以利用借贷和保险政策来阻止人们在水灾或火灾多发的地区建造房屋。

领先于气候变化的最大希望很有可能源于技术,其中主要是那些能使我们阻止甚至逆转气候变化的技术,无论是通过去除大气中某些碳元素或者通过在大气中放置反射颗粒来减少抵达地表的阳光量。开发此类技术需要成为优先事项。

这样的努力近期就有2019年新冠疫情这样一个先例。尽管全球死亡人数约在1,500万到1,800万人之间,但拯救我们免遭更大灾难的却是政府和企业在创记录的时间内齐心协力研发出新一代的高效疫苗。同样,在气候变化领域,我们需要更多依赖物理学、而非政治学来拯救自身。

https://prosyn.org/POq7m0a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