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child collects water from a water point in Juba ALBERT GONZALEZ FARRAN/AFP/Getty Images

气候-冲突联合威胁

波士顿—从很多方面看,也门和南苏丹是两个世界。但尽管它们的历史、传统和文化大相径庭,两国却有着同一个痛苦:它们的人民正在承受两大最严重的人造危机的重创:暴力冲突和气候变化。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南苏丹陷入冲突已近十年。光是在过去五年,就有数万人丧生,近四分之一人口流离失所,其中许多人只能逃往邻近的肯尼亚、乌干达和苏丹。

也门则成为地区影响力争夺战的前线:一方是力挺也门政府的沙特阿拉伯,另一方是支持胡赛叛军集团的伊朗。特别是沙特阿拉伯在最近几年中一直对也门进行毁灭性空袭,杀害了无辜平民,将也门基础设施——包括公路、学校、医院、居民楼和市场——夷为平地,让也门人民无法获得基本服务。由于水和卫生设施的破坏,也门爆发了现代史上最严重的霍乱。

暴力冲突的影响因为气候变化而加剧。今年的气候变化脆弱指数(Climate Change Vulnerability Index)将南苏丹列为全世界五个最脆弱的国家之一,其气温升幅预计将是全球平均水平的近二点五倍。这将摧毁这个已经陷入绝望中的国家,其95%的人口的生计都依赖气候相关活动,如农业、畜牧业和渔业。

也门则是气候变化后果最真切的写照之一。据世界银行数据,自1970年以来,也门灌溉量增加了15倍,而雨水灌溉农业萎缩了近30%。也门面临着暴雨和夺命洪水——2008年,也门南部洪灾导致了相当于GDP的6%的损失——而在另一个极端,这里的干旱同样肆虐。

全球医疗业日益认识到,战争的传统后果——如受伤、心理创伤和流离失所——因为气候变化效应而加剧,这影响到营养和发育。比如,在也门,冲突可能导致因为气候变化而变得十分稀缺的水资源受到污染。

类似地,气候变化导致庄稼歉收和生计损失,进而造成营养不良,影响到人民从暴力冲突的伤痛中恢复的能力和应对移民挑战的能力——而这一局面因为医疗基础设施被毁而雪上加霜。如此等等。

所有这些都不是巧合。事实上,如今研究者担心冲突和气候变化之间互相强化,经济和农业损失以及水短缺,所引发的冲突随后进一步影响到健康和生计。在这样的环境下,旧疾病(如霍乱)或新疾病的爆发可能导致新的地区和全球大流行。

情况因为政治算计而进一步复杂化,包括地缘政治考虑(如沙特阿拉伯在也门的幕后行动,以及美国为了迎合选民而拒绝接受科学证据)。事实上,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撤出巴黎气候协定必然会削弱世界面对气候变化的集体应对力。妇女健康援助资金的削减——这也是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亦然。

现实是,面对与冲突和气候变化有关的联动性挑战,需要全面的解决方案。当然,有影响力的国家——包括中国、法国和德国——能够起到填补特朗普政府放弃全球领导责任所留下的空白的作用。但科学界和公共卫生界也必须站出来反思如何在冲突环境中管理疾病和处理水短缺。

我们已经看到,缺少系统层面的解决方案会带来什么后果。以2014年西非埃博拉疫情为例:尽管在应对疟疾方面,支持项目和基础设施准备得十分充分,但各国对于处理新的卫生挑战几乎束手无策。埃博拉爆发时,系统应声崩溃——并带来严重的人道和经济后果。

因此,科学界和公共卫生界必须立即行动起来深化对冲突和气候变化的综合挑战的理解,找出并填补知识空白。第一步是要对当前的局面进行清醒的评估,这肯定要求对现有方案的可靠性和效果进行严格的事实核查。

必须认识到,冲突和气候变化的联合威胁正以飞快的速度蔓延和恶化,解决这一威胁需要跨学科的、基于证据的新工具和方案。控制、限制乃至从根本上扭转气候-冲突联合威胁在我们的集体能力范围之内。但我们需要行动起来。

http://prosyn.org/sAOcAs4/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