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 signs in the main shopping street of the city centre in Shanghai Vincent Isore/IP3/Getty Images

中美贸易战的中国机会

上海 – 过去两个月的话题几乎被中美贸易摩擦所主导。看起来,美国这次发起的针对中国的贸易战(尽管现在还停留在口水仗上)是对中国十多年来积累起来的不满和意见的一个集中宣泄。除了双边贸易不平衡之外,这些意见大概包括,第一,中国入世以来,没有完全兑现开放市场准入的承诺,甚至在一些负面还有倒退。第二,中国入世以来的经济发展道路并非如美国所预期的那样,但发展之迅速远超预期,经济规模却直逼美国,构成竞争威胁。第三,中国动用了国家力量和不公正的产业政策,对美国的投资和企业不公,但中国自己的企业实现了快速的技术进步。

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美国在战略上已视中国的崛起为竞争者而不再是经济伙伴。中国也知道,从今往后,美国对中国崛起势必百般阻挠。

是的,在上世纪80年代初,美国用类似的手法成功地遏制过它的盟友日本的发展势头。也用星球大战和军备竞赛搞垮过前苏联的经济。不过,日本的过错在于应对之策的失误,这种失误让它失去了20年。日本的失误不仅仅在于宏观政策-特别是货币政策-的反应迟缓,而且还在于用自动限制出口来减少对美国居高不下的贸易盈余。出口限制而不是开放国内市场造成日本实体经济的空心化和对国内非贸易部门的过度保护,丧失了日后日本经济持续增长的动力。

今天的贸易模式跟那个时候已有所不同。双边贸易不平衡在今天全球生产链主导的贸易模式下显得是一个陈旧和过时的概念,尤其对于中国更是如此。中国目前从制造品出口中获得的附加价值远远比这个贸易盈余小得多。

过去10年间,中国对全球的经常账户顺差占GDP的比重从2007年的10%的峰值下降到了今天1.4%左右—仅中国做到了如此快速的再平衡。但同一时期美国对全球的贸易不平衡并没有得到改善,显然主要不是其贸易伙伴的问题,而是美国政府长期以来的宏观政策没有真正改变—过低的国内储蓄率和过大的联邦财政赤字。而且可以预测,特朗普的减税和基建投资方案势必继续恶化美国的贸易赤字。

但特朗普当局的鹰派官员依然在用对付日本的那些手法强行要求中国减少对美贸易盈余,因为按双边贸易额计算,美国贸易赤字的45%来自中国--这一数字显得高得离谱。为了缓和与美国的贸易摩擦,中国的领导人已经表明,中国根本不会限制出口,但会愿意扩大进口并进一步开放国内市场。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中国在这个时候承诺扩大进口和进一步开放国内投资市场正逢其时,一石三鸟。首先,中国扩大进口和开放市场符合美国和欧洲很多国家一贯的诉求,也有助于消除国际商业界和金融界近来对中国收紧开放政策和市场准入的种种忧虑。

其次,扩大消费品进口符合中国经济转变增长方式的要求,也迎合了中国中产阶级消费升级和改善福利的趋势。在中美经贸磋商小组发表的联合声明中有这么一句话“为满足中国民众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以及高质量经济发展的需要,中国将显著增加对美国商品和服务的采购”,可谓直言不讳。

现在每年约1亿人次的出境旅游,每年海外购物的花销几乎与中国消费品的进口额相当。这还不包括越来越多的网上海淘的购物。2017年中国货物进口额2万亿美金,但消费品进口额只占8.8%。由于消费品进口受到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的限制,中国消费者每年花费几乎与消费品进口额一样多的钱到海外购物。而网上的海淘也获得蓬勃发展。给定中国的人均购买力和几亿人的中产阶级规模,扩大消费品进口有助于显著改善中国人的福利水平。习近平主席在去年的达沃斯论坛上承诺,中国未来5年将进口8万亿美金的商品。中国也一直希望并呼吁美国和欧洲在向中国出口高科技产品方面放松管制。

最后,投资市场对外的持续开放对中国走向高质量的发展阶段至关重要。即使中国的经济规模跟美国一样大,但由于其人均GDP只有美国的四分之一,中国在更广泛的制造业领域仍将享受竞争优势。尽管中国在制造业的很多领域已经快速提升其技术含量和附加值的比重,但总体而言,中国依然是全球生产链中处于低位的制造商。中国获得快速的技术进步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得益于开放的直接投资市场。中国毫无疑问会格外重视高新科技的研发和应用,也会在一些关键的技术领域加大研发投入,但中国不可能再回到60年前研发“两弹一星”时的封闭模式,只会更加鼓励企业和企业家精神,切实保护知识产权。在这次中兴事件发生之后,中国更坚定了开放国内市场的决心,同时也将加大中国资本向海外的直接投资。未来5年,中国希望有不低于6000亿美元的直接投资到中国来,也鼓励约7500亿美金的中国向海外的直接投资。

中国计划今年11月8号在上海举办首届进口博览会,加快利用已有的12个自贸区平台推动消费品的进口。在投资领域,中国承诺五年后全部取消汽车制造业领域的股比限制,允许外商成立独资企业—特斯拉很可能成为这个新政下的第一位受益者。在金融领域,中国已经宣布允许外资三年内持股比例可达51%,并在之后取消对外资股权比例的限制。

制造业和金融领域的深度开放承诺要变成现实,需要国内更多的改革为兑现这些承诺扫清制度上的障碍。事实上,中国以往的经验表明,开放市场总是有助于加快推进国内的结构改革。

中国跟当年的日本不同,中国显然巧妙地和智慧地利用了美国发起的这次贸易争端,致力于增加进口和加快国内市场的开放与结构改革的节奏,而这正是未来高质量经济增长所必须要做的事。

http://prosyn.org/9aWAxgl/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