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中国的特别提款权误区

发自华盛顿特区——10月初,人民币被纳入到由多种货币组成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SDR)序列中。而在此之前SDR仅被定义为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的加权平均值,现在人民币加入并终于可以称自为五大全球性货币之一了。

不管外界对此有何观感,但中国人确实非常在意这一点。在我上个月末访问北京期间,加入那个清高的SDR俱乐部是所有的人都想谈论的话题(好吧,说实话,他们也很想聊聊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人民币加入SDR篮子是个事关民族自豪感的问题。它象征着中国成为全球大国。它证明了政府鼓励在跨境交易中使用人民币的努力,使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免于过度依赖美元。

但事实是,将人民币加入SDR篮子没有什么实际意义。SDR不是货币,它只是基金组织通报其财务账目所使用的单位。因为银行和公司没有发现这个选项特别有吸引力,所以只有少数国际债券会用特别提款权来发行。SDR债券的主要发行者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姊妹组织——世界银行(基金本身没有授权发行债券)。

将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篮子的唯一实际意义是,人民币与特别提款权的其他四种货币一样,当各国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借款时,它们可以借人民币。到时候我们可以看看究竟有多少国家愿意这样做。

这个议程包括中国人民银行和各外国央行之间的货币互换协议谈判,而目前已签署超过24项。它还包括指定中国金融机构为每个主要金融中心的人民币交易提供清算和结算服务(例如9月份中国银行就被选为纽约的官方清算银行)。外国实体也被授权在中国发行人民币计价债券。截止8月底,波兰成为第一个在中国发行人民币计价债券的欧洲政府。

中国人认为,应该在更广泛的背景下看待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篮子。它是鼓励在国际交易中使用人民币的一系列步骤之一。

但再次现实的说,这些步骤更多的是象征而非实质。中国人民银行的人民币互换几乎没有被使用过。指定的清算银行依旧门可罗雀。离岸人民币银行存款额正在下降。中国以人民币结算商品贸易的比例自2015年中以来一直在下降。也没有迹象表明波兰政府如此大胆地冒险会引发其他政府的快速跟进。

借用一句莎士比亚的名言,错不在命运,而在于中国的金融市场本身。自2015年中以来,该国的股票市场就像过山车一样。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到国际清算银行,每一个忠于职守的国际组织都一直对中国企业债券市场的问题发出警告。正如这些国际组织预测的一样,一旦公司贷款出现大批违约,那么就将对银行造成可怕的影响。

问题在于中国政府的错误策略。政府和中国人民银行相信,放松资本管制,允许金融资本更自由地流入和流出国家将迫使金融市场参与者们提高自身水平。公司必须升级其会计标准,并加固其风险管理手段以应付更快的金融交易步伐。结果将是更具流动性和稳定的金融市场,并反过来令人民币作为一个结算货币单位、支付方式、为居民和外国人的保值手段而变得更具吸引力。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但不幸的是假设并不成真。如果中国的银行和企业调整的步伐过慢,放开国际资本流动就只会导致更多的波动,更少的离岸存款,更少依赖人民币去结算商品交易——正如最近的情况一样。

中国的政策制定者现在必须分清主次。他们选择的最重要促进人民币国际化步骤应当是加强国内金融市场,使监管现代化,并简化合同执行。如果中国想将人民币转变成一流的全球货币,它应该更少关注纽约的人民币交易和货币在特别提款权篮子里的权重,而是聚焦于构建一个具备深厚基础,流动性和稳定性的国内金融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