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即将到来的炎热时代

北京——过去100,000年左右,我们的地球经历了一个冰河时代和几个小冰河时代。但现在地球到2100年将升温4摄氏度,我们将面临一个“炎热时代”。

这绝不是制造恐慌。据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预测,到2100年预计地表温度平均上升3.7ºC,升幅可能徘徊在2.6-4.8度。全球变暖将导致受灾地区大规模移民,并加剧国家间已经存在的贫富差距。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大卫·维克多的话来形容,即将到来的炎热时代“肮脏、野蛮而又炎热”。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今年的温室气体排放预计将创纪录地达到360亿吨的高位。该数字预计将随近几十年的新兴市场繁荣大幅增长,在使世界各地几十亿人摆脱贫困并提高生活水平的同时,也给环境和资源造成越来越大的压力。事实上,到2030年,30亿新生中产阶级消费者(多数生活在亚洲)将导致不断增长的排放负担进一步加剧。

我们已经感受到气候变化的深远影响。2010年,中国东部地区严重干旱导致小麦作物减产,迫使中国依赖小麦进口。俄罗斯小麦产区大火更是雪上加霜,导致全球市场粮食价格翻了一倍。

阿拉伯民众被迫用半数收入来购买食品,而欧美民众的食品消费占比只有5-10%。粮食价格上涨成为点燃阿拉伯春天内乱的助推因素并没有什么稀奇。

全球粮食价格和政治动荡的关系显示:我们生活的世界相互制约,我们未能成功提高粮食产量、也未能建立起消除长远环境威胁的有效的经济激励机制。正如世行行长金墉(Jim Yong Kim)所说,气候变化现状就是用小方法解决大问题。

既然如此如何才能找到大方法?最近在阿布扎比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全球议程峰会上,我就如何应对气候变化提出了三点建议。

首先,需要成立由企业、非政府组织、国家决策者和地方政府组成的新“自愿联盟”,该联盟应团结起来执行基本规定和原则以实现2020年碳排放封顶,并在2100年将全球变暖控制在2ºC(危险气候变化可能失控的临界点)。联盟应起草并于2014年秋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峰会上提出适用于各国的框架机制。

其次,要确保参与的国家得到恰当的激励——不参与的国家则受到相应的惩罚。可以采用的措施包括为成员国提供绿色能源全球融资机制。

最后,各国不能只把联合国当做谈判的场所,而应当团结执行从可再生能源到可持续农业的具体行动计划。我相信这样的集体可以更加灵活,比单一的从上到下机制更便于采取行动。

其他方案包括为致力削减碳排放的企业提供税收优惠;利用行为科学和公开数据加强对气候变化问题的公众宣传;描绘积极愿景,向各国宣传以限制温室气体排放为目的的多边机制的好处。

因为2015年要通过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的替代计划,人们也在认真地探讨怎样把气候变化应对行动与消除贫困、提高人类生活尊严的全球行动相融合。新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应明确与环境问题挂钩;毕竟不清楚农业、水利和极端天气之间的复杂关系就不能消除饥饿。

目前的全球最大温室气体排放国中国显然可以发挥重大的作用。必须彻底从严重依赖煤炭转向清洁能源利用。中国必须停止补贴化石燃料、鼓励电动车、消除城市污染所带来的既危害当地居民又有损国际声誉的厚厚的大气污染层。

中国在环境和清洁能源等领域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而且中国第十二个五年计划规定了节能、减排和工业发展等明确的国家政策导向。中国政府当前的任务是在上述计划领域显示出真正的领导力,协助地球远离灾难性的全球变暖状况。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问题的紧迫性不容质疑。事实上,IPCC科学家95%肯定导致气候变化的原因是人类活动。如果有人说你家95%会遭劫你不会坐视不理;你肯定会立即采取预防性举措。我们的世界也必须这么做。

翻译:Xu Binbin